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一十一章:遠方親人

    小宮女阿寶覺得自家娘娘要成仙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御膳房每日從早忙到晚流水似的往這東苑送來各種珍饈美味,她看的從腳指頭饞到頭發絲兒,那修仙的皇后娘娘卻連余光都不曾給一個,就讓人盡數又端了下去。她在一旁看著實在著急,您好歹多放一會兒,讓我聞聞味兒也行啊。

    哎......

    阿寶在心里嘆著氣,戀戀不舍的將自己的鼻子和眼睛收了回來,輕輕的問:“娘娘,您今日想吃牡丹還是梔子?我看園子里開的茉莉也是不錯的......”

    洛言擺擺手,“不必了,我自己去,你也不要跟著我。”

    “可是......”阿寶很有些擔心,“娘娘您萬一再暈倒了,旁邊又沒有人,那可怎么辦?”

    “不會的,我自有分寸。”洛言淡淡的拒絕,起身便往外走去。

    阿寶看著這個飄出去的身影,眉頭皺的緊緊的,每日只吃花瓣喝清水叫有分寸?這才幾日的功夫,花兒一般的人就凋零成這個樣子,她連更衣的時候都是心驚膽戰,生怕自己力氣太大折斷了那紙片兒一般的小腰。

    不過......

    阿寶在心里感慨,即便是這樣也美得不像話,柔柔弱弱不堪一擊的樣子反而更加惹人憐愛,就連她看了都心疼的不得了,恨不能奉上自己的一切,只求一個微微的笑顏。

    這樣的皇后娘娘,天生就有折磨人的能力,尤其是眼前這位南皇陛下。

    洛言才走到門口,便撞進了一個懷抱,那人只輕輕一攬,自己就被抱著回到了軟榻上。

    應啟將那只瘦弱的小手握在掌心,柔柔的勸道:“阿延,那些花花草草怎么能填飽肚子呢?你與我生氣,何苦折磨自己?”

    “你把身體養好,無論是打我罵我都有力氣,現在這樣豈不是太便宜我了?”

    見洛言并不理睬,應啟突然將目光投向小宮女阿寶,“以后娘娘不吃飯,你們也不要吃了!”

    小宮女阿寶聞言渾身一抖,連忙跟著勸道:“娘娘,陛下說的對,不能這樣便宜了他!”

    剛剛說完,阿寶立刻意識到自己竟然脫口而出這樣不要命的話,連忙跪下來求饒。誰料,洛言卻突然輕輕一笑,仿若撥云見日,看的應啟心中激動一片。

    他連忙端了一碗素粥遞了過去,“阿延,把這個喝了,我就陪你出去,去賞花去游船,去哪里都可以。”

    洛言沒有理會那碗粥,而是將清澈的眸光投向那張溫柔的臉,“我想回家也可以嗎?”

    “阿延......”應啟輕輕的笑著,“這里就是你的家啊......”

    洛言低頭想了一下又問:“那能讓我的家人來見我嗎?我有話想問他......”

    “啪”的一聲脆響,素粥灑落在地。洛言并不在意那粥潑灑在自己潔白的裙角上,而是緊緊的盯著應啟的臉。

    久久也等不到回答后,洛言站了起來,無所謂的說:“算了,我也只是隨意說說,

    我去園子里逛逛,不需要你陪著。”

    應啟一把拽住洛言,冷冷的說:“你就算把整個昭王府走遍,也絕不可能找到出去路!”

    洛言抬眸回視那個決絕的目光,輕輕柔柔的回:“天無絕人之路......”

    應啟看著那個單薄的背影,就這樣飄啊飄的漸漸遠去,仿佛一陣風就會把她吹到天涯海角,再也尋覓不到。

    他怎么可能放她走,且不說他舍不得,就是如今這樣暗流洶涌的局勢,他也不放心讓她出去,想了一會兒,覺得為今之計還是把阿辛找過來試試吧......

    ******

    昭王府外熱鬧的大街上,阿星和阿信已經游蕩了好幾日。

    “大師兄,現如今怎么昭王府的門禁這般嚴格了,我們什么時候才能把解藥送進去?”

    阿星聞言也是一籌莫展,各種辦法他們都試過了,不僅不能進去,連一點消息都打探不出來,他有種很不好的感覺,會不會自己這解藥送的遲了?

    “大師兄,干脆我們把藥直接給南皇吧,或者給昭王也行。”

    “不行......”阿星搖搖頭,“無論是南皇和昭王都不會將解藥給她吃的,至少現在不會。”

    阿信略一思索,也點點頭,“那倒也是,若是想要解藥早就來追殺我了,后來倒是一點音信都沒有,說明那根本就是不想要啊!”

    “尤其是現在,解藥一出,南皇必輸!”

    “輸與贏的,那般重要嗎?”阿星反問。

    “當然重要!”阿信立刻肯定的回答,“贏了便是江山美人,左擁右抱,輸了就是孤家寡人,青燈一盞。你說,人生在世,哪一個好?”

    阿星并不選擇,反而忿忿的說:“她又不是一個物品,可以任由別人爭來搶去。我只想將解藥給她,怎么選擇怎么做,她自然有主張,如今沒有記憶的情況下,不明不白的太不公平!”

    “大師兄,這好像是我與你說的吧?你記得倒還挺清楚,嘿嘿,我發現自己就是個天才,怎么能說出這么有道理的話來,連大師兄你都受益匪淺!”

    阿星破天荒的沒有在阿信面前擺大師兄的譜,反而很認真的說:“阿信,旁觀者清,你是個智者。”

    這話說的,饒是阿信臉皮一向很厚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大師兄,你才是智者呢,我是個小智者。”

    正在兩人說著廢話的時候,有一隊車馬停在了昭王府的門口。阿信眼睛尖,一眼就認出那是襄城城主秦莫,他游歷襄城的時候曾經見過!

    ******

    應啟聽到襄城城主秦莫前來拜訪的時候,心中也是十分詫異。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南乾和襄城關系一般,若非特殊情況,秦莫絕不會親自來找他。

    出乎意料的,竟然又是來給自己的皇后送禮的!

    “秦城主,這是何意?”應啟看著擺了滿滿一院子的箱子不解的問。

    秦莫卻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打量著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越看心頭越是火氣,最后在心中做了一個總結:

    越是好看的男人越是禍害!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

    這個女婿他不認!

    應啟心中越發的奇怪,眼前這位秦城主似乎對自己很不友善,可他們明明沒有什么過節啊?

    站在一旁的秦飛忍不住出言提醒,“義父,正事要緊!”

    秦莫斂了眸中的憤怒,擠了一個還算和氣的笑容說:“南皇陛下,今日前來叨擾,是想見一見我的女兒。”

    聽了這話,應啟就笑了,“秦城主,我倒從未聽說你有一個女兒,不過也可能是我孤陋寡聞,可否說的再詳細些?”

    看著這樣虛情假意的笑,秦莫心里就厭煩的不得了,于是直截了當的點明:“她的名字叫錦延!”

    “你!你說什么?!”饒是應啟耳聰目明,這時還是懷疑自己聽錯了,于是再三的確認,“秦城主,你的女兒叫什么?”

    “錦延!她的名字叫錦延!錦延是我的女兒!我要見她,我要接她回家!”

    秦莫索性將話攤開了說,這樣的虛偽小人他半點客氣話都不想再說。秦飛已經在旁邊急出了汗,義父平日里不是這般沉不住氣的人,怎么在關鍵時刻這樣意氣用事,不是說好了先見到妹妹再從長計議的嗎?!

    果然,應啟聽了這樣的話面色就沉了下來,他走到秦莫面前,冷冷一笑,“秦城主,你找錯地方了,這里沒有你的女兒!”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你把她叫出來,我自會證明,我就是她的父親!”

    秦莫寸步不讓,那堅定的眼神讓應啟心中有片刻的遲疑,莫非真的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隱情?只是很快又揮散了這種疑惑,錦延的情況他太了解了,如今局勢復雜,怎么可能憑一人的三言兩語就讓他相信這么大的事情。

    “秦城主,你把這些禮物帶回去吧,我的皇后不需要。這里也沒有你說的錦延,我還有事,恕我不能奉陪。”

    應啟說了一句“送客”轉身便要離開,秦莫見此,一伸手就攔住了去路,“南皇這么快就要翻臉了,可見壞事做的多了,心虛呢!”

    應啟看了看那攔在自己面前的手,提醒道:“秦城主,這里是南乾,不是襄城,您老人家可分得清楚?!”

    “南皇,我既然來了,就一定要得一個說法才能走,我只問你最后一次,敢不敢讓我見人!”

    應啟一個眼鋒掃過去,言簡意賅的拒絕:“來人,將秦城主請出去!”

    話音一落,便有數十個衛兵圍了上來。秦莫冷笑一聲,那本來裝禮物的箱子里就跳出來許多黑衣劍客,瞬時院子里劍光四射。

    眼看一場惡斗不可避免,這時,由遠及近一個輕飄飄的聲音,似乎在喊著“爹爹......”

    應啟和秦莫同時向那個方向望去,就看見一個嬌嬌柔柔的女子走了過來,面上帶著淺淺的微笑,似乎是在歡迎遠方而來的親人。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