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兩百一十七章 有溝必火

    行進三千里,葛錚的納物戒指里已經撞了幾萬枚破障石,而且前進路上破障石越來越密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還好他的納物戒指有百丈方圓,加上之前在靈羽宗的地盤上消耗了不少靈符,否則還真沒有空間裝這些破障石。

    一枚破障石,一般只有黃豆大小,最大的也只不過冬棗大小,占據的空間并不多,可幾萬枚堆在一塊依然像一座小山一樣。

    “這要是出去賣破障石,我是不是可以賣到富可敵國?”

    一枚破障石的價值在幾千元石到幾百萬元石不等,這要看破障石的大小,破障石的價格隨著體積大小直線提升。

    葛錚也遇到了一些體積比較小的破障石,只有米粒大小,他直接無視,河底破障石那么多,他可沒有足夠的空間來存放這些小玩意。

    正常黃豆大小的破障石可以賣到三千元石一枚,而冬棗大小的破障石已經價值十萬元石了,還有更大的破障石,葛錚暫時還沒遇到,但是肯定有。

    根據別的弟子的描述,最大的破障石是有拳頭大小的,這種破障石,一枚就可以賣出幾百萬元石的天價。

    萬冥河,最寬的地方有幾萬里,最窄的地方只有數千里,很難界定河中間這個位置,可是在抵達一個地方的時候,葛錚還是一下就確定了這里就是萬冥河的中間。

    一個深深的溝壑,寬不足十米,長度也只有兩百米,溝壑旁邊是密密麻麻的撞擊坑,有密集恐懼癥的葛錚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黑坑感覺有些惡心。

    每個撞擊坑里,都鑲嵌著一枚破障石。

    這里,就是破障石出現的地方,有些破障石飛行方向不對,直接被鑲嵌在溝壑附近的河底。

    只有斜著向上或者直向上的破障石,才有可能飛出溝壑,橫向飛行的破障石都留在了溝壑中。

    破障石的飛行速度葛錚是知道的,溝壑旁邊的巖石明顯和河底其他地方的巖石有區別,破障石飛行那么快也只能撞出寸許深的小坑,要知道這些破障石飛出數萬米還能撞死人,這溝壑周圍的巖壁得堅硬到各種程度?

    溝壑周圍空蕩蕩的,沒有一個破障石,雖然這里是破障石的老窩,可是破障石都飛出去了,溝壑周圍反倒一干二凈,沒飛出去的破障石都鑲嵌在溝壑內。

    在溝壑旁邊守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凌晨,溝壑內突然爆發,大量破障石噴射而出,葛錚急忙用出山甲神通,土黃色的光芒在破障石的撞擊下不斷震顫。

    葛錚竟然被三枚破障石擊飛數千米,巨大的沖擊力讓他連連吐血。

    “我靠!這也太猛了,溝壑底部到底有什么?我的山甲都擋不住,只有三枚破障石擊中了我就差點擊潰山甲,要是再多幾枚,估計山甲都要潰散。”

    葛錚收了那三枚擊中他的破障石,再次來到溝壑旁邊。

    很快,他就發現了異常。

    “不是溝壑堅硬,而是溝壑擁有自我修復功能,被破障石撞擊出來的深坑會緩慢修復。”

    看著那些蠕動的撞擊坑,密密麻麻的在顫動,葛錚差點沒吐出來。

    “這個溝壑?有可能是活物?破障石是這個活物吐出來的?”

    可是溝壑沒有一點生機,如果不是蠕動的撞擊坑,這溝壑看上去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河底深溝。

    又觀察了幾天,破障石的噴射沒有任何規律,有時候兩天都不噴射一次,有時候一天就噴射七八次,除了大量噴射,溝壑內偶爾會有一些散亂的破障石飛出來。

    羅霄粗略的統計了一下,溝壑一次噴射大概能噴射出三十萬左右的破障石,平均一天噴射兩次,這樣下去不久后每個進入玉帶戰場的弟子都可能得到破障石,可是塵極液呢?

    溝壑旁邊,破障石的飛行速度太快了,葛錚曾經試圖用元器攔下一部分,可是他準備的那個元器直接被打成了篩子。

    連元器都擋住,用肉身去擋和找死沒什么區別,猶豫了很久,葛錚也沒勇氣進入溝壑一探究竟,萬一遇上破障石爆發,絕對死路一條。

    “唉,這溝壑到底是何物,竟然可以自動愈合,還能噴破障石。好想進去看看啊。”

    觀察了好些日子,葛錚倒是找到了躲避破障石撞擊的方法。

    破障石都是斜向上飛行的,不是這種飛行方式的破障石飛不出溝壑,所以只要在溝壑旁邊挖個坑躲在坑里就不會被破障石撞到。

    可這也不是辦法,他來是為了探索破障石的秘密,而不是來看破障石飛走的。

    而且葛錚覺得塵極液很可能是和破障石一體的,破障石的形成,應該離不開塵極液,以往塵極液和破障石都是均衡的,現在出現了那么多破障石,沒理由塵極液的出產還是以前的進度。

    “不如先用一些破障石突破下境界,再做決定。”葛錚自言自語。

    以他現在的境界,想進入溝壑探險簡直是異想天開,不遇到破障石爆發還好,一旦遇到破障石大爆發必死無疑。

    拿定主意之后,葛錚在距離溝壑二十米遠的地方刨了一個一米多深的坑,這個位置絕對安全,那些斜向上飛行的破障石無法觸及這里,對準這個角度的破障石又無法飛出溝壑。

    破障石的煉化沒有任何難度,一個念頭就可以吸收,這無疑是突破境界最快的手段了。

    體內,八卦圖已經完整的圍成一個圓形,

    不知道下一個境界會是如何。

    一枚破障石吸收之后,八卦圖的中間出現一段曲線。

    “原來,我的八卦圖并不完整,把這茬忘了!”

    八卦圖,不只有八個卦象,還有中間的太極圖,看那曲線的樣子,應該就是分割陰陽魚的界限。

    連續煉化了五枚破障石,一個‘s’完整出現,葛錚的境界也順利突破到神印九階。

    “繼續!”

    用破障石突破,完全不用費心思,只要不停的煉化就行了,突破所需要的一切,會有破障石去完成,血肉之力和靈魂之力的融合,在破障石的作用下輕而易舉的完成。

    分割線出現后,是形成太極的圓形。

    這次葛錚一口氣煉化了八個破障石,才把太極圖的邊線勾勒出來,此時他的修為已經是神印十階。

    “神印十階,別人并不知道自身是否完美,可是我卻可以清晰的看出來,眼前的八卦圖差了太多,太極圖只有邊線和界線,代表陰魚的黑色和代表陽魚的白色都還需要填充。”

    十階不是極致,這個問題在葛錚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解釋。

    或許說神印無盡頭,哪怕不突破進知靈境界,在神印境界一路走下去,體內的神印會越來越多。

    清晰的看來,元修十境,葛錚經歷過的每一個境界都沒有盡頭,前提是有耐心在一個境界一直走下去。

    開蒙境界,一萬元氣即是十階,可是葛錚卻吸收了四萬道元氣才進入起源境,這就說明所謂的十階遠遠不是極致。

    陰魚個陽魚的塑造難度,大大超出了葛錚的預料,他搜集的幾萬枚破障石被他一口氣煉化,連陽魚都沒勾勒成型,只填充了一半。

    “我的天!這得多少破障石才能把太極圖畫好?”

    只用了一天時間,羅霄就把之前搜集的兩萬多枚破障石消耗的一干二凈,而他的境界還是停留在神印十階。

    十階之上的突破,難度大的超乎想象,很難想象在沒有破障石的幫助下得用多大功夫才可以在十階之上再做突破。

    一枚最小的破障石都可以省去數十天的苦修,幾萬破障石,兩萬多破障石,累計為葛錚省去了接近百年的苦修時間,他竟然連陽魚都沒有勾勒出來,陰魚更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看來我得去河底掃蕩一圈了。”

    萬冥河里沉積了大量破障石,其他人不敢進入,完全由葛錚一人包攬。

    轉悠了十天,方圓三萬里的破障石被葛,掃蕩一空,足足有一百多萬枚,曾經稀有的破障石如今在河底隨處可見。

    “媽誒,這些破障石要是拿出去換元石,估計可以買下幻羽宗幾個山頭吧?”

    根據以往的記錄,雖然有大量弟子進入玉帶戰場,但是能得到破障石的人還是太少,大概能有幾百萬破障石的出產量就不錯了,葛錚一人就搜集了一百多萬的破障石,這絕對是一個恐怖的數量。

    雖然這些破障石的體積都很小,但是累計下來依然是一筆很客觀的財富。

    “這些,應該足夠勾勒出太極圖了!”

    葛錚回到他挖坑的地方,盤坐在坑里開始再次煉化破障石。

    兩萬多枚破障石就勾勒出三分之一的陽魚,按照這個進度,十四萬元石足夠勾勒出完整的陰陽魚了。

    事實上正如葛錚計算的那樣,他吸收了十幾萬破障石后,陰陽魚終于成型,此時他的境界是神印十二階……

    已經突破了極致。

    “可是,還是不完美啊,這陰陽魚沒有眼啊!”

    葛錚又遇到了老問題,他最早在體內制造太極圖的時候就是沒有眼,現在還是如此。

    陰魚陽眼,陽魚陰眼,沒有眼的陰陽魚就不算陰陽魚。

    “這樣的話,我的神印境界應該是十四階完美,可是十階之上的突破會更加困難,這樣的話,這一百萬破障石還未必能讓我勾勒出完整的陰陽魚。”

    有破障石還好,沒有破障石的時候,當初葛錚為了構造出完美的太極圖可以說是費盡心機。

    沒有停歇,葛錚繼續煉化著破障石。

    一百多萬破障石,就算一秒鐘吸收一個,也需要大量的時間去煉化。

    用了半個月的時間,葛錚才把一百多萬枚破障石吸收完,吸收完之后他徹底傻眼了。

    “我靠啊!賊老天你玩我是吧!”

    一百多萬破障石,按照一枚破障石可以換一個月苦修來算,這些破障石為葛錚省去了十萬年修行時間,可是陽魚上的陰眼竟然只勾勒出不到十分之一的樣子。

    “大道有缺,完美不現。”

    “臻至完美,畢生夙愿。”

    “神印非印,大道非道。”

    “百尺竿頭,無人可嘆。”

    一股聲音蔥溝壑里傳來,如洪鐘大呂,震耳發聵。

    “這是對我說的?”

    從字面意思來看,應該是在說神印境界的問題。

    “這個世界,沒有完美的神印,或者說完美的神印境界太過困難!可是小爺我怎么就不信呢!”

    葛錚有點生氣了,他用了一百萬的破障石,相當于十幾萬年的苦修啊,要知道神印境界都沒有這么悠久的壽元,也就是說沒有人能在有限的壽元時間內把神印境界修煉到完美。

    “天道百數,可得九九。”

    “九九為半,遁去的一。”

    天道百數,可得九九。

    這兩句話傳出來后,溝壑歸于平靜。

    天道有一百,那眾生只可以參悟九十九,這是宇宙的規則,也是眾生修為無法完美的原因。

    神印,是元修接觸大道的第一步。

    這一步,是埋下種子,是感悟大道的根基,能否鑄就完美神印,決定了元修的最終成就。

    九九為半,遁去的一。

    葛錚有點不理解,但是他聽過另外一句話,九十為半,九十其實只是一半,剩下的十就是另外一半。

    根據這個理論,天道的九十九,其實只能算天道的一半,眾生都無法感悟的那個‘一’,就是另外一半。

    天道百數,只藏其一,這個一卻是眾生都難以企及的高度,得到這個一,大道才是完美的,得不到就是一半。

    一百缺了一,等于缺了一半。

    九十九分和五十分的差距不大,但是九十九分和一百分的差距就是天壤之別。

    葛錚想到一個前世記憶深刻的段子:

    你考九十八分,學霸考一百分,你覺得你和學霸的差距并不大,但是你不知道,你考九十八分是因為你的能力只有九十八分,學霸考一百分是因為試卷只有一百分。

    天道的百數,就是這個道理。

    你能感悟九十九,那是你的能力只有九十九,但是你能感悟一百,就是天道只有一百,最后的這個一,太難了。

    羅霄不信邪,他出去又搜尋了半個月,這次他把神印境界戰場內萬冥河徹徹底底的掃蕩了一圈,回到溝壑旁邊的時候,他納物戒指里有五百多萬破障石,連米粒大小的都沒放過,為了存放這些破障石,他不得不丟棄一些靈符。

    “不夠啊!一百萬才不到十分之一,想勾勒出陰眼需要的破障石在千萬之上,之后的陽眼說不定要更多的破障石。”

    葛錚盯著溝壑,思索著要不要進去看看。

    “不對!不對,十天沒有爆發破障石了,這次間隔的太久了,難道說破障石的噴射結束了?”

    這個念頭剛剛浮現,溝壑內突然爆發出驚天威能,大量破障石如飛蝗過境,遮天蔽日。

    “我靠!打臉來的真快!而且這次爆發的破障石數量……更多,數不清,但是至少一百多萬枚!”

    一百多萬枚只是葛錚的估計,剛才一瞬間的爆發,他根本不可能統計出準確的數量,但是只多不少。

    “這尼瑪,不能進去啊,要是被那樣擊中,絕對尸骨無存啊!”

    這些破障石從溝壑內爆發,飛出萬里還能撞死神印境界的元修,要是葛錚跳進去遇到破障石爆發,那直接被碾碎成肉泥了,連山甲都不可能擋的住。

    “不對!我有機會,我的方寸空間!”

    葛錚激動不已,他決定嘗試一下。

    緩緩的靠近狹窄的溝壑,葛錚小心翼翼的出現在溝壑上方。

    低頭俯瞰,葛錚終于看清了溝壑的內部。

    這條溝壑,深度不可測,因為千米之下就是熊熊烈火,在河水下面的烈火,讓葛錚想起了九幽潭,差不多一樣的構造,都是河底的火,只是九幽潭的水和火更加極致,這里溫度柔和了許多。

    結合之前九幽潭和九冥棺容納河水,葛錚幾乎可以斷定九幽潭和萬冥河之間有很深的聯系。

    黑漆漆的溝壑,從高空俯瞰很狹窄,溝壑的邊上是被破障石撞擊留下的凹凸不平的撞擊坑,溝壑底部是熊熊烈火,赤紅的火焰在漆黑的溝壑中燃燒,葛錚看了好一會,他竟然臉紅了……

    這畫面……有點熟悉啊。

    葛錚搖了搖頭,把骯臟的想法甩出腦海。

    “這還真是,有溝必火!”

    深深的溝壑,熊熊的烈火。

    “算了,先讓我試試!”

    葛錚從高空緩緩下落,一直盯著溝壑深處,萬一破障石爆發,他這個角度勢必會承受大量的攻擊,若是不能第一時間用出乾字方寸,那真的直接死翹翹,其他任何神通都不可能擋住那么多破障石。

    終于,潛入了溝壑內部,看著兩邊鑲嵌進巖壁的破障石,葛錚又臉紅了……

    “呸,亂小爺道心,道心穩固,不為所動,乾字方寸!”

    進入溝壑后,葛錚感覺空間波動不對勁,決定先嘗試一下。

    “果然,空間波動雜亂,空間神通失效,不給人留任何機會啊!這溝壑底部到底有什么秘密?”

    無法動用方寸空間,就沒有安全保障,可是進都進來了,這么退走是不是太慫了?

    “破障石剛剛爆發過,應該不會那么快就再次爆發,我全速潛入應該沒問題!”

    葛錚一咬牙,朝著溝壑底部的熊熊烈火潛入。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