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02、第 102 章

    第二天傅明灼照例睡到快中午才醒, 趿著拖鞋迷迷瞪瞪地去倪名決房間找他。(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路過客衛, 里面傳來水聲。

    倪名決在洗澡, 傅明灼兀自進了他的房間, 她最近沉迷螞蟻森林, 跟倪名決合種了一棵樹,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偷能量, 再登錄倪名決的支付寶賬號偷一遍, 今天既然他就在這, 那她也省得切號了,直接拿他手機就是了。

    可惜倪名決的支付寶好友特別少,對合種數的貢獻不及她的十分之一。

    好友列表一共就三只小綠手, 傅明灼用了不到十秒鐘就偷完了, 十分惆悵。

    倪名決的人緣可真差。

    正要鎖屏, 微信彈出一條新消息來。

    傅明灼非常順手地點進去了,倪名決的手機向來隨便她玩。

    是陸沅的消息,陸沅問:匿名, 最近一概有沒有總是問你借錢?

    傅明灼感到很奇怪。

    袁一概的零花錢兩萬塊錢一個月, 怎么會淪落到老是問朋友借錢呢?

    傅明灼去翻了一下倪名決和袁一概的聊天記錄。

    兩人最后的聊天內容也圍繞著借錢的話題。

    袁一概:匿名,手頭寬裕不?借我一萬五, 下個月還你

    倪名決:我三天前剛借了你一萬,又花完了?

    倪名決:你在吸/毒嗎?

    袁一概:瑤瑤看上個包

    倪名決:……你不是才送一條項鏈嗎?

    袁一概發了個懇求的表情:最后一次, 再追不到我就放棄了

    倪名決:我也不多了,今天給傅明灼買了不少衣服

    袁一概也不強求:行吧,那我再想想辦法

    倪名決:腦子清醒點

    袁一概:知道了知道了

    倪名決沒錢了?傅明灼被轉移了注意力, 她快速用自己的微信給倪名決轉了一筆錢,再用倪名決的手機收了,最后把轉賬記錄給刪了。

    她點刪除的同時,房門開了,倪名決穿著居家服進來。

    傅明灼做賊心虛地把手機給扔遠了。

    倪名決奇怪地看她一眼:“在干嘛?”

    傅明灼怕自己說實話會傷他自尊,眼珠子一轉,轉移了話題:“陸沅哥哥問你,一概最近有沒有經常問你借錢。”

    “借了。”倪名決說起袁一概就頭疼。

    那個瑤瑤變著法子問袁一概要這要那,最開始是口紅香水之類的小件,現在升級成首飾和包包了,袁一概的生活費哪里經得起這個折騰法,他不忍女神失望,想盡辦法問父母要錢仍然填不滿無底洞,只得跟兄弟開口。

    雖然收了袁一概那么多禮物,但瑤瑤說,他們只是朋友。

    倪名決借了袁一概三次錢,不想繼續助紂為虐了,干脆以給傅明灼買衣服為借口拒絕了。

    “那個瑤瑤明顯不喜歡一概,她只是為了他的錢嘛!”傅明灼義憤填膺,“那你和陸沅哥哥應該要讓一概明白她的真實面目,不能讓一概繼續被騙了。”

    “提醒過他了,沒用。”倪名決一直沒告訴傅明灼這件事情,現在她知道了,他十分擔心她會多管閑事,所以事先阻止她,“一概自己心里清楚得很,你別去插手別人的私事,知道嗎?”

    傅明灼應不下來,梗著脖子撅著嘴,過了老半天,她不服氣地質問:“可是我們不是一概的朋友嗎,怎么可以眼睜睜看他跳火坑?”

    倪名決一時半會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釋某些人情世故的道理,她的世界太純粹,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沒有中間地帶。

    傅明灼眨巴著眼睛,等他的回答。

    他嘆了口氣,摸摸她的頭:“你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一概不需要。”

    傅明灼還想說點什么,被倪名決提前截斷,他換了個思路:“一概沒有問你借錢,因為他覺得問借錢,尤其是問女生借錢很丟臉,他不想你知道,所以別戳穿他,當做不知道就好。”

    這個理由傅明灼勉強能接受,半晌,她無精打采地點點頭。

    “我和陸沅會盡量勸著他。”倪名決寬慰她。

    “好吧。”傅明灼答應了。

    “乖。”

    得到了傅明灼的保證,倪名決去回復陸沅了,粗略一算,袁一概的債務已經很可觀,兩人達成共識,都不要再借錢給袁一概。

    跟陸沅聊完天,倪名決看到傅明灼趴在床上劃拉著手機,神情專注。

    “在干嘛?”他親昵地湊過去。

    傅明灼在買吃的,將十幾桶方便火鍋丟進了購物車,除此之外,她購物車里還有大量食物和飲料,方便面、餅干、牛肉干……

    “在干嘛?”倪名決重復問道。

    “我給一概買吃的,我怕他沒錢吃飯。”傅明灼繼續去搜羅吃食了,“既然借錢給他他會亂花,那買吃的給他他總不可能送人了吧。”

    倪名決怔了一下,而后抬手捏捏她的臉。

    長不大就長不大吧,反正她是個乖小孩。

    盡管所有人都不看好袁一概這段感情,但是袁一概越挫越勇,待到大一下學期開學沒幾天,他在群里發布喜訊:各位,我脫單了

    瑤瑤點頭了。

    蹦擦擦剩余四個人沒一個人喜歡那個瑤瑤的,不過袁一概苦苦追了這么久終于得償所愿,大家還是紛紛恭喜他。

    傅明灼早就好奇這個瑤瑤到底是何方神圣了,能把袁一概迷得七葷八素,她馬上攛掇袁一概:一概,以前你老說自己是我和倪名決的電燈泡,現在你不用當電燈泡啦,我們四個人可以一起玩,兩對兩對,剛剛好

    好啊,我們過兩天一起吃個飯,我介紹瑤瑤給你們認識袁一概答應得很爽快。

    但這個過兩天遲遲沒有實現,袁一概每次和傅明灼倪名決聚餐,仍是孤身一人,袁一概很會給女朋友找借口:“瑤瑤怕生。”

    一個多月后,再一次深夜擼串中,喝了幾瓶啤酒的袁一概終于開啟酒后吐真言模式:“明灼,我問你個問題。”

    傅明灼停下了咀嚼:“什么?”

    “你為什么朋友圈不秀恩愛啊?”袁一概問道,“你一條有關匿名的朋友圈都沒有發過。”

    “我哥哥會不高興的。”傅明灼說。

    袁一概不解:“可是現在已經是大學了,戀愛自由。”

    “其實我哥哥肯定知道我和倪名決在談戀愛,他只是裝作不知道。”傅明灼繼續開始啃牛肉串,“所以我不發。”

    什么跟什么啊這是,袁一概完全沒懂傅明灼的因果關系,他直接問出心中疑問:“你不發,是不是因為還沒有認定匿名,所以不想被別人知道?”

    “什么嘛。”傅明灼才是沒懂袁一概的邏輯了,她堅定地否決,“當然不是了!”

    “原來你這么早就認定我了啊?”倪名決在一旁戲謔道。

    傅明灼裝聾作啞,拒絕回答。

    袁一概跟傅明灼說不通,換目標找倪名決,“匿名,那你無所謂嗎?”

    倪名決哪里還能不明白袁一概為何這般反常:“瑤瑤不肯秀恩愛?”

    酒精上頭,袁一概的話匣子徹底打開了:“何止,每次明明是我們去約會,我們也拍了合照,可她只發自己的單人自拍照,我給她送禮物,她在朋友圈曬,從來不明說是男朋友送的,她不帶我見她的朋友,也不肯跟我來見你們,每次都推脫說進度太快了,見朋友而已,又不是見家長,我就搞不明白有跟進度有什么關系……”

    袁一概絮絮叨叨說了好多。

    傅明灼哪里還忍得住:“一概,她明顯不喜歡你!”

    “可是她不喜歡我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袁一概較真地問道,接下去,他自問自答地就把答案說出來了,“她只是貪圖我對她的好,她喜歡的是我的錢。”

    傅明灼同仇敵愾,眼見就要跟著一起數落瑤瑤的不是,倪名決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她的嘴,對袁一概說道:“行了一概,別喝了,再喝該醉了。”

    兩人合力把袁一概弄回寢室,回家路上,傅明灼不滿地埋怨倪名決:“你干什么不讓我說?一概好不容易自己想通了,我當然要勸他分手了,那個瑤瑤明顯就不是真心跟一概談戀愛嘛,她就是為了一概的錢。”

    “你信不信他明天一醒來又繼續當舔狗。”倪名決說,“等他醒來,你今天說的他女朋友的壞話他全給你記著,指不定怎么記恨你。”

    傅明灼不相信袁一概會這么對她。

    代駕司機在前方表達贊同:“小姑娘,小伙子說得沒錯咧,別人的感情千萬不要插手,不然你好心好意結果里外不是人,只能等他自己想通。”

    倪名決喝了酒,沒開車,雖然寒假已過,傅明灼也確實在寒假一開始就興致勃勃地報名了學車,但是光打卡簽到五次的任務就令她瘋狂打響退堂鼓,考駕照的事情自然就這么不了了之了。

    不光是袁一概的瑤瑤神龍見首不見尾,還有貝含之的男朋友,傅明灼也只聽過種種事跡卻始終沒有機會一睹真容。

    傅明灼好奇貝含之的愛情故事,貝含之最開始一筆帶過:“我們兩個沒什么好說的,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后來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

    不過架不住傅明灼死纏爛打,貝含之給她講了許多自己和男友之間的故事。

    年少輕狂,張揚又肆意,在家長和老師的激烈反對下堅韌不拔。

    沒想到貝含之這種學習機器也有過這么叛逆的歲月,得是怎樣有魅力的男人才能讓她這么瘋狂?

    傅明灼好奇心越發爆棚。

    “哎呀,有什么好看的,我不是給你看過照片嗎?”貝含之埋汰起男友毫不留情,但是臉上有溫柔笑意,“他長得又不帥,我是看慣了才不覺得丑了。”

    六月末,暑假敲鑼打鼓地走近了,但還有道期末考的難關等著闖,復習昏天暗地,自習室整夜燈火通明,半夜了還是人頭攢動,辛苦程度不亞于高三。

    這天,傅明灼照例約著貝含之一起去自習室學習,貝含之卻拒絕了:“明灼,這幾天我有些事情,就不跟你一起復習了。”

    后天就考微積分了,最變態的科目幾乎沒有之一的微積分啊!貝含之居然肯在這種緊要關頭拋下學習。

    傅明灼懷疑的小眼神圍著貝含之打圈,她發起一記直擊靈魂的拷問:“含之,你男朋友回國來找你啦?”

    “……”貝含之知道傅明灼精,但沒想到她精成了這樣。

    “我也要看。”傅明灼來勁了,“你都看倪名決那么多次了,我卻一次都沒看過你的男朋友,這不公平。”

    “那是一個概念嗎?”貝含之哭笑不得,“我怕影響你復習,所以打算考完微積分再告訴你,到時候讓他請你吃飯。”

    “不影響,不影響。”傅明灼連日來復習的疲倦一掃而空,整個人精神奕奕,“今天就可以,我請你們吃也可以。”

    到時間點,貝含之去機場接了男友。

    晚飯時間,傅明灼與兩人在約好的餐廳碰面。

    “明灼你好,久仰大名。”貝含之的男友友好地沖她伸出了手,“謝謝你一直關照含之。”

    貝含之的男友第一眼確實看起來普普通通,沒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是他人很健談,幽默又風趣,是個很有內涵的男人。

    貝含之陪傅明灼坐在桌子一側,她男朋友坐在對面,但是也許是因為在大庭廣眾之下的原因,也許是因為有第三人在場的原因,貝含之和她男朋友雖然舉手抬足很有默契,但并沒有表現出太濃重的親密感。

    傅明灼很是佩服貝含之的冷靜和克制,要是換了她和倪名決幾個月不見,她一定會恨不得黏在他身上。

    “含之,我想吃……”傅明灼未完的話隨著貝含之不經意間撩頭發的動作,有了一個小小的停頓,她很快若無其事地接了下去,“魚丸,你可以給我夾嗎?”

    貝含之沒有察覺出傅明灼小小的異常,給她夾了兩個魚丸。

    傅明灼咬著熱乎乎的魚丸,頭埋得低低的,心里的震驚一浪高過一浪。

    貝含之撩頭發的時候,脖子上好幾處旖旎吻痕一閃而過。

    林朝去到澳洲已經8個多月,依然每天都和傅明灼保持熱絡的聯系。

    雖然相隔萬里,但是她們悉知對方身邊的每一個人,也以文字圖片視頻的方式,事無巨細地參與著對方的生活。

    所以,要搬去和陸沅同住的消息,林朝當然第一時間告知了傅明灼。

    “哇。”傅明灼驚嘆,好奇寶寶上線,“那你們睡一個房間嗎?”

    “當然了。”

    “一張床嗎?”傅明灼追問。

    “……”林朝驚了,“難不成我們還要弄個上下鋪?”

    傅明灼瞪大了眼睛,口無遮攔:“那你要和陸沅哥哥上床嗎?”

    傅明灼問的都是些什么?林朝真情實感地迷惑了:“不然呢,又不是沒上過。”

    又、不、是、沒、上、過?!

    傅明灼把這六個字來回品了好多遍,被深深地震撼了。

    林朝費解地蹙眉:“都是成年人了,很奇怪嗎?”

    “你沒有告訴過我。”傅明灼說,“我當然不知道了,我以為你會告訴我的。”

    平時林朝連在路上看到一棵歪脖子樹、寫作業寫一半水筆沒墨的小事都會分享給她的。

    “我靠……”林朝笑到拍桌,“所以你沒告訴我,是因為你真的沒有?不是吧,你們兩個單獨待在帝城待了大半年,這么能沉住氣?”

    傅明灼除了覺得自己遭到了深深的欺騙,還覺得自己似乎遭到了無情的嘲笑。

    暑假一晃而過,八月中旬,傅明灼和倪名決再度離開錦城,前往帝城,成了大二的學長學姐。

    袁一概的學校還沒開學,不過他早一個多星期就離開錦城了,帶著女朋友一起去泰國玩了一趟,泰國回來直接到的帝城,終于帶著瑤瑤見了倪名決和傅明灼一面。

    總的來說,瑤瑤沒有照片那么好看,不過確實是很多男孩子會喜歡的長相,長了一張清秀的初戀臉。

    瑤瑤并不像傅明灼以為的那般冷淡難搞,相反,跟袁一概極為黏糊,兩人就跟連體嬰似的,親昵的小動作不斷,一點看不出絲毫為錢妥協的勉強。

    可能是日久生情了吧。

    傅明灼為袁一概高興的同時,還有點惆悵,因為她發現,她所有的朋友們都已經在不為人知的時刻完成了某個神秘的成人儀式。

    只有她和倪名決,還是兩只雛。

    算下來,她跟倪名決在一起也已經一年了呢。

    等等……

    在一起一年……

    一年……

    一年!!!!

    “倪名決。”傅明灼抓住倪名決的小臂,小聲跟他說悄悄話。

    “嗯?”倪名決湊近。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嗎?”

    倪名決毫不猶豫,張口即來:“傅明小灼灼當我女朋友一周年紀念日。”

    傅明灼眼前一黑。

    完犢子,倪名決居然記得那么清楚。

    可她把周年紀念日忘了個一干二凈啊!

    “那你給我準備禮物了嗎?”傅明灼繼續問。

    “當然。”倪名決合理懷疑她一下,“你不會忘記了吧?”

    “哪能呢。”傅明灼干笑著,“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倪名決半信半疑地扯扯嘴角。

    接下來,傅明灼完全沒有心情吃飯了,陷入了周年禮物的慎重考量,憂郁地看著瑤瑤剝蝦喂袁一概。

    “瑤瑤?”突然,有兩個路過的女孩子停住了腳步,叫道。

    瑤瑤笑容突然凝固,整個人像避瘟疫似的退離開袁一概。

    “真的是你啊。”其中一個女孩子笑道,“你怎么也這么早就回學校了,看你朋友圈你在泰國旅游啊。”

    “是啊,沒事情就提前回來了。”瑤瑤眼神飄忽不定。

    “你跟一概……哈?”另一個女孩子曖昧地笑起來,“之前還不肯承認嘞。”

    先前發聲的女孩子也追問道:“你就是跟他一起去的泰國啊?”

    “不是。”瑤瑤矢口否認,“我們剛好碰到,就一起吃飯。”她不敢再看袁一概,只堅定地說道,“我們只是朋友。”

    寒暄完,兩個女孩子離去。

    餐桌上的氣氛不言而喻。

    “一概……”瑤瑤鼓起勇氣率先開口。

    “朋友?”袁一概扔掉餐巾站了起來,冷笑道,“原來朋友是可以接/吻/做/愛的,我學到了。”

    瑤瑤死死咬著下嘴唇,嘴唇都因此泛著白,許久,她臉上閃過一抹破罐破摔的狠意來:“袁一概,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胖,你知不知道跟一個胖子談戀愛會遭受什么嘲笑?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么不秀恩愛,為什么不帶你見朋友嗎,好,我現在告訴你,因為我覺得丟臉,最開始我就告訴你我不喜歡胖子了,你為什么不能為了我減肥?”

    袁一概微微顫抖著,說不出一個字。

    過了很久,他徑直離開了,沒有回頭。

    倪名決快速結了賬,拉著傅明灼追上去。

    走到半道,傅明灼氣不過,停下腳步沖瑤瑤罵道:“你以為你是什么仙女嗎,仙女也不能看不起一概!你配不上他一根小手指,垃圾!”

    等再啟步,她想起從前倪名決的忠告來,認錯:“對不起倪名決,你叫我別管閑事,可我實在忍不住了。”

    倪名決摸摸她的腦袋:“沒事,還罵輕了。”

    袁一概的初戀以傷痕累累告終。

    倪名決陪了他整整一夜,任由他酩酊大醉,痛哭流涕,發泄個痛快。

    第二天傍晚再醒來,袁一概很冷靜,無視瑤瑤的刷屏式的認錯短信,刪掉了她所有的聯系方式,然后把自己收拾干凈,在兩個好朋友的陪同下,一起去健身房報了班。

    等倪名決和傅明灼安頓好袁一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他們的第一個周年紀念日,只剩下一個尾巴了。

    “還好還來得及。”倪名決眨眨疲倦的眼睛,圈住傅明灼的脖子,微俯下身,側臉蹭了蹭她的,“走,過紀念日去。”

    傅明灼說:“倪名決,我們去一下超市。”

    倪名決不明白,去超市而已,她為什么要像下了某種重大決定似的鄭重其事。

    超市十點就關門了,現在去必然著急忙慌。

    “你要買什么?”倪名決問。

    傅明灼答得順溜:“零食。”

    “家里不是還有很多嗎?”

    傅明灼看他一眼,堅持要去:“我想要的家里沒有。”

    倪名決只好帶她去了趟超市。

    今日的傅明灼奇奇怪怪,說是要買零食,事實上她走在食品區興致乏乏,不像從前看到零食柜兩眼冒金光,就連走過她最愛的冰淇淋冰柜,她也正眼都沒掃一下。

    十點將至,超市廣播開始催促顧客盡快買單結賬。

    “不是說要買零食?”倪名決推著空空如也的推車,也開始催了,“快點買啊。”

    傅明灼順手就從旁邊抄了兩包零食。

    “好了。”她說。

    倪名決:“……”他覺得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買了什么。

    倪名決經過再三確認,傅明灼都說自己已經買好了零食,他才百思不得其解地跟著她一起去了收銀臺。

    他們排隊的那一列,前面還有一個人正在結賬,等候過程中,倪名決隨意看著眼花繚亂的糖果口香糖貨架。

    突然,有什么東西被扔進自家推車,與零食包裝碰撞發出一聲窸窣聲響。

    他以為傅明灼是又看中了什么零食:“要加趕緊加……”

    隨著他看清推車里新加的東西是什么,他的話戛然而止。

    那是一盒杜蕾斯。

    凸點螺紋。

    12只裝。

    而傅明灼,正目不斜視地看著正前方,目光悠長而深遠,置身事外的表情,像極了她什么都不知情。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