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八十三章 急事

    但這些事情,暫時不能讓尋卿知曉,而且他和歐陽晟的計劃也還需要進行一些查探再做決定。(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于是季辛也沒有將話說死,更沒有追問尋卿究竟心中是如何想的,而是狀似無意地提到“你還記得上回我說過我師父的事嗎?若是有機會,真想讓你去見見她,她定然也很樂意見到你。”

    季辛這么一說,尋卿也才想了起來,的確許久之前他向她提到過他的師父,不過那時候他神神秘秘地不肯透露更多,只是邀請了她去見他的師父,但那時候她心里就裝著事了,所以也沒有立即點頭。

    如今季辛突然再次提起,尋卿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回復,若是她沒有去京城的打算,那自然是可以跟著他去見他那位師父的,不過她現下已經決定了處理好了永州的事情,便啟程去京城,調查當年之事,所以也沒辦法輕易應下來這話。

    然而這時,季辛卻又接著道“王爺的病情也說不大好,沒準過個三兩日就能治好了,若是你還沒有打算好,也沒有什么事急著去做,不如就和我去見見我師父吧,我師父她獨居多年,若是能見到我們這些小輩,定然會很高興的,而且我也很想將你介紹給她。”

    聽到季辛這樣說,尋卿也有些沒辦法了,他的師父畢竟是長輩,她作為季辛的朋友,也理應去拜訪一番,而且他都說了很想將她介紹給他的師父,那么她若是再三推阻,恐怕會顯得不重視他這份情誼。

    而且其實季辛說到點子上了,她雖然打算好了要去京城調查當年之事,但是她其實現在心里也還沒有具體的計劃,而且那幾個哪一個都不是好對付的,她也不知要費多少的心神精力。

    最重要的是,距離那件事已經這么多年過去了,她如今來查探已經是很遲了,既然如此,再推遲一些日子,也改變不了多少的,她從計劃開始要做這件事的時候,就明白了這一定不是一日之功,所以其實雖然這件事很重要,但是也的確不能說是緊迫。

    所以說若是季辛表露得這般誠懇,希望她能夠陪著他去見他師父,那她大概思慮再三之后,也還是會選擇答應跟他去見他師父。

    所以最后,尋卿雖然神情有些苦惱,但還是對季辛說“好吧,若是寧王殿下的病痊愈了,我們便去見見你師父。”

    見到尋卿妥協了,季辛略微緊張的心情也終于放松了些,嘴角微微彎起,對尋卿說“那我們說好了,你可不能反悔啊。”

    聞言,尋卿無奈地點了點頭,說“知道了,我又不會騙人。”

    聽到尋卿這么說,季辛笑得意味深長,心想,這個尋卿沒有騙他,不過他現在算是明白了,他和尋卿都互相有所隱瞞,不過其實也都是因為擔心對方,這樣說起來,他們也算是心有靈犀了。

    不過終有一日,所有的隱瞞和欺騙都會被揭穿,到那時候,他們之間便只剩下極端的選擇了,不是繼續在一起,就是分道揚鑣,當然,后面一種選擇,他是無法接受的。

    尋卿對于季辛的這些想法是一無所知的,自以為她的算盤打得挺好,全然不知道其實一切都在季辛的掌控之中,不過就算知道了這些,她大概也不會真的怨怪季辛些什么吧,畢竟季辛對她的維護和照顧,她一直都不曾懷疑過。

    于是他們倆各懷心思,一時之間,房間之內沉默了下來,誰都沒有主動打破,卻也并不顯得尷尬。

    正當這時,門外的孟一輕輕敲了兩下門,低沉的聲音傳了過來“先生,寧王那邊叫您過去一趟。”

    突然聽到這個消息,尋卿和季辛均是一愣,不過季辛顯然要比尋卿驚訝許多,隨后神情凝重,立即便驅動著輪椅打算出門去,同時對尋卿說“看來許是有什么急事兒,你先回去吧。”

    尋卿點頭應了一聲,她很少見到季辛這般模樣,因此便也沒有多說些什么,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匆促離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看來歐陽晟的病情,應當是又變得復雜了起來,至少定然不是如季辛上回說的那般樂觀。

    不過這些事情,她也幫不上什么忙,她能不給季辛再添些亂子就已經算是很好了,說到底若不是因為她,季辛也不至于百忙之中還要分神去處理這許多的事情。

    尋卿輕輕嘆了一口氣,而后也抬步離開了書房,她走之后不久,窗戶外又翻進來一個黑衣人,將之前季辛要的東西放在桌上后,便退隱到暗處了。

    原本他們這些人就是在季辛手下會做些見不得光的事情,習慣了躲躲藏藏,不過憑尋卿的武功,若是一個不小心便會被她察覺,所以方才尋卿來的時候,他連東西都忘了上交,便在季辛的示意下,匆匆遠遠地逃竄了出去。

    想也知道,這以后啊,他們是越來越難做了。

    ————————————————————

    尋卿離開季辛的書房之后,便去找玄天一聊了一會兒,從玄天一那兒得知,玄時令對歐陽晟告知了退親一事后,歐陽晟也沒有過多為難于玄時令,還同玄時令一道商議該如何向歐陽怡稟明此事,得到準許。

    這下尋卿才終于徹底放下了心,看玄天一的模樣,似乎也并沒有如何擔憂,想來這件事大概沒有她想的這般復雜,她這是杞人憂天了。

    而后她便又回了自己的房間,如往常一般,試圖去聯系長夜,卻還是沒有得到回應。

    自打上回她剛到永州那會兒,長夜主動來找過她一回之后,她發過去的消息都石沉大海,而且長夜也沒有給她留個地址什么的,他們之間也沒法兒通信,更不知現下該到何處去尋他。

    尋卿其實也是想要問一問長夜,關于她之前在戰場之上的異常情況,因為長夜在她下山之時就特意囑咐過她,若是身體有任何的異樣一定要告訴他,沒想到現在卻根本聯系不到人,尋卿甚至都有些擔心,長夜他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煩了。

    所以每日尋卿都會聯絡一下長夜,又失望地放棄了,開始必不可少的修行,盤腿在床上打坐了起來,一打坐就是一整夜,其間眼睛都沒有睜過一次。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