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醫生我有病1

    老太監看著快要燃盡的燭火,三年了,自從皇后在登基大典上被寧王和先皇的人刺殺后,皇上,再也沒有笑過,整日里,除了朝政還是朝政,這后宮中,也是一個人都沒有,冷冷清清。(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有大臣提出要選秀,他當場發火,并將那個大臣革職,誰都看得出,皇上,對皇后的愛有多深。

    瑛王府一家,皇上照顧的很好,瑛王府的大公子,回來了,已經娶妻生子,做了將軍,二公子,被封了世子,也已經娶了白小姐做世子妃。

    可是他們一家,都在怪皇上,怪他沒有保護好他們的女兒,老太監知道,不光他們在責怪,就連皇上自己都責怪自己,為什么那天,沒有保護好她。

    可是一切,都已經挽回不了了。

    六年后,墨矩將楚國打理的很好,然后交給了江潼的大哥,江珉。

    然后,他消失了。

    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又一年后,江祁帶著白漣去祭拜他的妹妹,忽然在他妹妹的墓碑旁邊,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土堆,前面,甚至沒有姓名。

    他忽然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天空放晴了,一切,都已經隨著歷史的長河不復存在,但有的人,會被別人,記住一輩子。

    ………

    江潼伸了個懶腰,“這個世界還挺快的嘛。”

    那可不,系統支吾了兩聲,你再慢騰騰的做下去,該有人著急了。

    “好了,我們來挑下個世界吧。”江潼摩拳擦掌,氣勢洶洶的說道。

    她如此盡心盡力,自然是好事,系統立馬調出頁面,“來吧。”

    江潼瞅了半天。

    “就這個,醫生,這個職業我喜歡。”

    “好嘞,我們走嘍。”

    江潼感到一陣熟悉的眩暈,她被送到了下個世界。

    江潼慢慢睜開眼睛,一片刺目的白,她又重新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慢慢睜開。

    她左右看了看,這是,醫院?

    忽然,門被打開,一個穿著高雅的女人走進來,看著她,有些厭惡的說道,“你能不能給我省省心,不就是一個明星,用得著為他要死要活的,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是不把你爸的臉當回事是吧。”

    江潼還沒緩好,就被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她也顧不得ooc,立刻懟了幾句,“我什么樣子,我什么樣子關你什么事,走好不送。”說完她用被子蒙住自己的頭,然后不理那個女人。

    女人臉一陣青一陣紅,忍了忍,提著包包走了。

    江潼沒想到女人就這么輕易走了,看來她剛剛的表現沒什么問題。

    她長呼一口氣,這明顯是在醫院,難不成,為了讓她更好的接觸男主,直接讓她來醫院吧。

    她閉上眼睛,開始接收劇情。

    讓江潼沒想到的是,每次都是男主比較慘,這次,卻是她。

    她出生在一個有錢人家庭,單親家庭,父親是經商的,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錢,因為有錢,導致她老爸特別花心,她從小就在她老爸荒淫無度的生活中長大,每天,家里都有各種各樣的女人,看見她,有討厭的,有討好的,她從小就見過各式各樣的人。

    就在這樣爹不疼沒娘的環境中,長大了,她老爸根本就沒有怎么好好教育過她,導致她不學無術,成績一塌糊涂,后來眼見著考不上大學了,江潼的那個便宜老爸直接給某個名牌大學捐了一頓圖書館,把江潼順便塞了進去。

    剛開始大家還一起上課帶著江潼,后來發現她是個關系戶,關鍵是人品不怎么樣,也就不怎么和她走了。

    江潼一個人住在外面,平時就跟一些狐朋狗友一起玩,最近,她看上了娛樂圈一個男明星,那個男明星是真的長的好看,還有演技,所以出道兩年,拍了兩部電視劇,就已經紅的不行,江潼有一次玩的時候看見了這個男明星,立馬就開始倒追,整整一年,風雨無阻,后來,男明星不勝其煩,剛開始還顧及江潼的老爸,后來實在是受不了,就告訴江潼,他不喜歡她,怎么樣都不喜歡。

    江潼威脅他,如果他不答應和她在一起,她就去死。

    男明星沒有放在心上,結果,江潼真的自殺了,她也沒想著自殺,就是只想著割一點腕,流點血,給男明星拍個照片,讓他害怕害怕。

    結果,恰好浴室里的噴頭壞了,砸到了她拿著刀的那只手,就那樣,她一下子割深了,血流成河,她害怕的不行,慌忙之間,又把手機弄到了水缸里,最后的結果,還是她那個便宜老爸的小

    過來耀武揚威的時候發現了。

    然后將她送到了醫院,這才救了江潼一命,然后,這個小

    ,也就是剛剛過來想教育江潼的那個,她是娛樂圈的影后,一直想嫁入豪門,但是江潼不同意,不管他老爸怎么玩都可以,但是不能娶后媽。

    介于江潼一哭二鬧的屬性,她老爸也沒有在提過,但是影后計較啊,接著這次機會想好好敲打敲打江潼,但是江潼直接給了她一個下馬威。

    后面,如果江潼沒來,那么原身就會被這個影后欺騙,說能幫她追到那個男明星,后來,她一步一步,將江潼圈入圈套,等到江潼發現的時候,影后,已經嫁入了江家。

    江潼直接在兩人的婚禮上威脅他爸,要是他敢娶這個女人,她就去死。

    影后那時候已經有了孩子,兩人是奉旨成婚,加上她老爸年紀大了,不想玩了,想定居下來,所以才同意了這門婚事,江潼在婚禮上鬧,讓他面子過不去,她老爸直接將她攆了出去,江潼一氣之下,直接從七樓跳了下去。

    她老爸后悔不已,但是人都沒了,隨著影后孩子的出生。

    江潼老爸也逐漸從江潼死亡的陰影中走出來,沒過幾年,江潼這個人,已經沒多少人記著了。

    江潼看完自己的身世,只想說一句狗血,其實很多都是原身作的,要是她能和她老爸多溝通溝通,很多事情,根本不會發生,她老爸也有責任,缺少對江潼的關愛,久而久之,兩人便離了心。

    再看看這個男主,相比于江潼,男主好像挺平淡。

    他雖然是一般家庭,但是那只是對比于江潼家,比起一般人,還是好多了。

    他跟他老爸一樣,學的都是臨床醫學,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來自于家庭,父親是臨床醫師,母親是護士長,所以他自然也選擇了這個行業。

    這個世界,嗯?怎么沒有女主?

    江潼反反復復看了好幾遍,確實沒有女主,男主一輩子都奉獻給了醫院事業,到死都是孤獨一人。

    這種人,有點奇怪,再怎么沉迷于事業,至少心里還有一個不可言說的夢。

    所以,江潼就要做那個不可言數的夢。

    這會的男主,已經是一名出色的外科醫生,至少在他們醫院,還挺有名,除了技術好,還有那個長相,甚至不少患者會因為他的長相懷疑他的技術。

    他不在這個醫院,這是家私人醫院,專門給有錢人開的,而他所在的醫院,是全國排名第一的一所醫院。

    對了,人家是個博士,江潼,一個重點大學的關系戶。

    唉,他們兩個人差了,有八歲吧。

    男主二十八,她,二十,大二。

    唉,有難度。

    不過,還是解決當前的事情比較好,江潼看著自己手腕上的傷疤,這個沒事,后面做個美容,只要不細看,也就看不見,她要先出去。

    在醫院里待了一周,這一周里,居然每一個人來看江潼,只有兩個護工在天天陪著江潼。

    一周以后,她可以出院了。

    江潼利索菲亞的收拾東西回家,不,是回她大學的那個外面買的房子,她現在一個人住。

    剛進門,她差點被嚇到,這是人住的地方嗎,地上亂扔著好多東西,有衣服,有奇怪的布條,還有一股臭味,她趕緊把窗戶打開通風,這時候,忽然一只二哈歡樂的跑過來,她來不及躲避,就被他撲倒在地,在臉上舔了好幾口。

    江潼推開這只熱情的二哈,她想他知道為什么房間那些奇怪的布條是哪里來的了。

    都是這只拆家小能手干的。

    那邊的沙發已經慘不忍睹了,也不知道原身養只二哈是為了啥。

    江潼糟心的叫了個鐘點工阿姨過來打掃,阿姨進來時也被震驚了。

    不過江潼付了兩倍的工資,阿姨的效率自然快。

    收拾完房間,空氣也變得清醒,就是這些家具該換了。

    “你啊,可真是個拆家能手。”江潼用手指頂了一下它的鼻子。

    二哈還以為跟它玩,興奮的圍著江潼轉來轉去,又企圖往她身上爬。

    江潼連忙拿出一旁的狗糧,這才讓二哈轉移注意力。

    得虧原身走的時候給二哈糧食放的足,不然早就被餓死了。

    江潼發現這只二哈是真的能吃,一包狗糧,居然就兩天時間就沒了。

    唉。

    家具換了,房間也收拾了,總算是可以住人了。

    江潼休息了幾天,這幾天什么事都沒干,除了在家里躺尸,就是帶著二哈出去遛彎,倒是跟附近的大爺大媽處好了關系。

    嗯,說不定她們的孫子什么的,可以相處相處,嘿嘿嘿。

    江潼在房間里發出猥瑣的笑聲,驚的二哈一臉震驚的看著她,都忘了上竄下跳。

    修養好了,江潼也該出去轉轉了,介于江潼的特殊性,她就算掛科了也沒事,只要錢到位,學校自然會給她學位證和畢業證。

    所以江潼逃課逃的肆無忌憚,今天,她看了看原身的衣柜,這品味,雖然不差,但是太成熟,她一個二十歲的女生,正是青春的時候,穿的那么成熟干嘛。

    果斷的買買買。

    她立馬那些卡出門,二哈興奮的跑過來,一副求帶的樣子。

    江潼摸了摸它的腦門,“乖,麻麻要出門了,好好老家哦。”

    然后無情的將它鎖在了家里。

    二哈自閉了。

    逛街是女人的天性,江潼逛起街,就算是腳踩厘米的高跟鞋,三個小時都不帶臉紅氣喘的。

    衣服,裙子,褲子,鞋,包包,手里提了一大堆,有些累,她立馬叫了送貨上門服務,然后繼續逛。

    買東西真的是太幸福了。

    她感覺太開心了,直到,她遇到了那個影后陪著她爸逛街,不,應該是她爸陪著那個戲精逛街。

    她可沒忘,原主的下場,看見他們的樣子,立馬計上心頭。

    “爸?”江朝偉看見前面那道熟悉的身影。

    難得,平時都是的叫,今天居然叫老爸,他居然會有點受寵若驚。

    江潼在看見她爸身邊那個人時,臉色立馬變了,“哼,,你可真花心。”說完,然后生氣的轉身就走。

    只是她提著很多東西,一時間走不快,還有一個東西掉了下來,差點絆倒了她。

    “這是買了多少東西,女孩子啊,就是愛花錢。”影后說了句。

    江潼轉過頭,“這是我爸的錢,我花怎么了,又不是你的,你花的還是我爸的呢。”

    江朝偉本來想說江潼兩句,但是看見她紅紅的眼眶,又有些不忍心,江潼什么時候這么脆弱了。

    他當即撇開跟前的影后,“女兒,怎么了?”

    江潼倔強的搖搖頭,“沒事,陪你的小情人去吧。”

    江朝偉也知道要是他現在離開,跟這個女兒,就徹底離心了。

    “你先回去。”他給那個影后說道。

    影后眼里閃過一絲憤怒,但是很好的掩飾住了,“嗯,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說,江潼還小,不要罵她。”

    裝的倒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你算老幾,這么跟我爸說話,我爸怎么管我有你什么事。”江潼平時說話也這么沖,所以影后只能硬生生受了,因為江朝偉壓根就沒看她。

    “那我回去了。”

    等到影后走了,江朝偉才問道,“怎么了,錢不夠了?”

    “不要你管。”她說著就要提著東西走,江朝偉又怎么可能讓她一個女孩子提著這么多東西,“來來來,爸爸提著,這買的都是什么啊。”

    他低頭看了眼,卻是有些驚訝,因為他拿過來的買的袋子里裝的,是一套男士的衣服。

    “給男朋友買的?”

    “我哪里來的男朋友!”江潼說道,“你根本就不關心我。”她說著說著眼眶又紅了。

    “以前你怎么樣我不管,但是現在,那個影后必須離開,她!”

    “她怎么了?”江朝偉連忙問道,他帶了那么多女朋友,還從來沒有哪一個讓江潼這么討厭的。

    “哼,她在醫院里跟我耀武揚威,說什么等她有了孩子,整個江家都是她的,到時候她就把我趕出門,以你對我的態度,根本就不費她多少功夫,哼,我知道你不信,你只信你的情人,反正我說了,你最好現在就立一個財產分割,給我留一些,不管你是不是要娶她,我都不管了。”江潼像是已經心如死灰。

    江朝偉雖然不了解自己的女兒,但是她也沒必要說謊,以那個女人在他這里的受寵程度,他不一定會相信,但是,他想起剛剛江潼紅了的眼眶,除了小時候,她還沒有這么難過過,露出這么脆弱的表情。

    那個女人肯定給江潼說了什么,估計比江潼說的還要嚴重,不然以江潼的性子,又怎么可能會提出分割財產這種要求。

    這些女人,一個個的不安分,看來以后,不能碰娛樂圈的了,心機太深。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江潼卻是一臉不信的模樣,過了會兒,忽然別扭的將兩個袋子給了江朝偉,其中一個,就是剛剛江朝偉看到的那個。

    “這是,專門買給我的?”江朝偉滿臉不敢置信。

    江潼傲嬌的說道,“才不是,只是給你的分割財產的謝禮而已。”

    不管怎樣,這還是他女兒第一次給他買東西,他心里還是有些高興的。

    “好。”

    “這些,爸爸幫你拿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提回去,我可以的。”

    看著江潼一臉習慣了的模樣,江朝偉有些心疼,看來是他疏忽了,對這個女兒關心太少,一個女孩子,提著這么多東西,唉,是他失責了。

    東西被江朝偉拿走了送到了家里,還順便整了一頓那個影后,她不確定江朝偉會不會和那個影后分開,但是至少以后,影后是不敢跟她再對著干了,不過,她還是要警惕一些,保不齊狗急跳墻。

    江潼心情大好,去喝了個下午茶。

    陽光正好的下午,坐在咖啡店里,看會兒書,不,江潼是玩手機,可謂是舒適異常了。

    不一會兒,她就開始打盹,過了十幾分鐘,她被一陣說話聲吵醒,迷迷糊糊抬起頭看向對面的座位。

    一個男人正在和身邊的人討論著什么,那邊注意到江潼被吵醒,立馬壓低聲音,不一會兒,一個男人離開了。

    但是江潼這會兒已經不瞌睡了,她坐直身體,叫來服務員,重新換了杯咖啡。

    她看著那個男人的后腦勺,這個后腦勺不錯,挺好看。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