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大代練時代(第二更!4500字大章!)

    壓力…

    圣光女神感覺自己承受著遠比加入秩序圣所前接受考核還要更大的壓力!

    這種壓力毫無疑問來自于那六位圣靈中的其中兩位審視的目光。(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說說,你有什么能力協助我們?”

    最先開口的是雪碧,她的口才在所有人中是最高的,且也算是這里半個謀士一樣的職務。

    “在你們圣靈的援助下,我在秩序圣所得到了監管者的職位,這讓我有一個使用傳送信標的名額,我可以將一位和我簽訂了神選契約的圣靈傳送到秩序圣所。”圣光女神介紹說。

    可聽到神選契約這四個字一直在旁邊沉默不語的期君子忽然無法維持淡定了。

    “絕對不行!”期君子出聲介入了她們的談話中說。

    “為什么?”雪碧很冷靜的詢問著期君子原因。

    “神選契約…可能會影響簽訂者的思維,我知道很不可思議,但用游戲的術語來解釋就是簽訂之后雙方的好感度都會得到巨大的提升。”

    期君子依然還記得與那位竊法者溫恩娜握手時的感覺,那種有種喜歡上溫恩娜的錯覺,讓期君子對神選契約這東西非常警惕。

    “這…游戲里的東西影響一個人的心智是不太可能的吧?”南希有些不相信期君子的話。

    因為她當初釋放自己的覺醒原罪化身時,本來就是將七宗罪聚集于自己的體內,可當時南希也沒有感覺到什么負面情緒之類的東西,就是用久了感覺有些疲倦。

    “我嘗試過,這種影響確實存在,最直接的形容就是和這位圣光女神簽訂契約的人會喜歡上她。”期君子的這一句話讓在場的五人不知道該怎么評判了。

    “豬頭大神!這個神這么漂亮全服應該有不少玩家愿意和她簽什么神選契約吧,用那些玩家做鑰匙或者跳板開個傳送門不就行了?不就是個觸發傳送門的條件嗎?”

    麥咖啡覺得事情倒是沒有那么復雜,在麥咖啡眼里圣光女神就是一個傳送門,需要一個玩家激活的傳送門,那么這個玩家不管是誰都可以。

    “圣靈,很遺憾的是我現在認定的神選契約者只有一位,這也關系到了我的世界子民生死存亡…所以對不起。”圣光女神的聲音聽起來也有些糾結“其他與圣靈接觸過的神恐怕也會這樣選擇。”

    而期君子則是狠狠的一咬牙露出了有些恐怖的表情,但期君子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臉上的表情重歸于平靜。

    她知道如果這次‘區域事件任務’失敗的話,也許她只是損失一些游戲等級和經驗,可對于南希和雪碧來說失去的可是在游戲中還未出生的孩子。

    期君子可不會將這些寶寶們當成所謂沒什么作用的觀賞寵。

    “關于怎么找援軍這件事先放到一旁,蘿什女士我們先來討論一下永續圣所的處境,還有我們怎么樣才算完成這次任務。”

    比起援軍的到來,雪碧更在意的是這次任務怎么完成?

    她們所卷入的任務名為「侵入永續圣所」,這個任務是一個區域事件任務。

    主線任務和區域事件任務不同的地方在于…主線任務每一個圣靈玩家都必須要參與的‘世界級事件’,主線任務的完成必然是一次重大世界級事件的結束,到時候全服玩家都會統一的得到獎勵。

    區域事件任務的話就更傾向于支線,只是部分玩家會被卷入進突發事件當中。

    現在雪碧她們就是被卷入任務的部份玩家之一,還有那三百六十位寶寶的父母也是被迫卷入任務事件的玩家。

    其他的圣靈玩家就算不做這個任務也沒任何問題,可現在氣泡已經在瘋狂和她發私信消息打算帶著可樂狂熱的全員過來砸場子了,就差一個傳送門。

    可問題的關鍵是…這是一個靠圣靈集結起大軍砸場子能完成的任務嗎?

    在雪碧看來并非如此。

    “蘿什女士,我們會被強迫傳送到這里,多半是因為你導師的失職,可你的導師似乎另有隱瞞的意思,而她的目的你知道嗎?”

    雪碧現在正在進行三線溝通,與身處永續圣所的蘿什溝通,還有與身處飼育者基地的氣泡還有銀總用語音進行著會議,以及聆聽神槍阿爾瑪的聊天內容。

    一系列的溝通下來,雪碧覺得這個任務還有一些其他的完成手段。

    “我的導師?我已經很久沒有和我的導師聯系上了,這次協助你們只是單純為了報恩。”蘿什說。

    雪碧盯著蘿什看了很久,感覺對方不是在說謊之后將神槍阿爾瑪的目的轉告給了蘿什。

    “神槍阿爾瑪想要在飼育者基地重建永續圣所,她給圣靈們發布了一個名單,永續圣所中大量人才的名單,圣靈們在飛升之路遇見名單上的人會將他們‘轉移’到飼育者基地,她的下一步計劃似乎就是永續圣所的一些設備。”

    “飼育者,滅絕單位?導師她為什么想在滅絕單位的基地重建永續圣所…雖然圣所中的大部份追獵者歸灰瞳管理,但也有很多平民,這樣做會讓那些平民…”

    蘿什這段時間雖然經歷了非常多的事情,包括得知了關于自己母親的一些真相,可她依然是那位做任何事不愿意傷及平民的‘追獵者’。

    “虛空侵蝕,你的導師認為舊的永續圣所從里到外都已經被虛空蟲族給侵蝕掉了,所以需要召集人手和設備再重建一個。”

    “這也不可能。”蘿什的話音剛落,雪碧所提及的事情就得到了應驗,蘿什的手背突然出現了深紫色的紋路,隨后就是鱗片。

    “我今天沒有裝備裝甲?為什么?”

    蘿什今天為了保密一切和永續圣所能鏈接上的科技設備都沒有帶,但蘿什很快反應了過來這是她自己的力量,但這股來自虛空的力量只持續了一秒鐘不到就消失了。

    而蘿什想要再次喚醒卻根本不見蹤影,就像是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一樣。

    “看來這種侵蝕有應激反應,如果永續圣所的平民們大規模得知了這件事,恐怕會讓異變提前,但整個圣所都變成蟲子的溫床似乎只是遲早的事情。”雪碧冷靜的分析著說。

    “這算是觸發了隱藏任務嗎?”

    南希在一旁小聲的問著,麥咖啡已經聽得兩眼發昏了,可南希還是理清了雪碧和蘿什交談的前因后果。

    “算是隱藏任務的一種,圣靈這游戲完成任務的方法有很多種,這次任務有一個額外的完成條件不就是徹底搬空永續圣所嗎?這個圣所有的應該不止高科技水平的設備…和那些優秀的人才與實驗人員…肯定還有……”

    ………………

    “平民。”銀總身處在飼育者基地中緊盯著面帶微笑的神槍阿爾瑪。

    “你委托的名單上多數都是監管者,可能在你看來平民對永續圣所的重建根本沒有任何意義,甚至大多數追獵者都是可以舍棄掉的棋子。”

    銀總已經和神槍阿爾瑪交涉很久了,從這次事件任務開始,他就在不停的追問神槍阿爾瑪一系列的問題。

    因為太巧合了。

    永續圣所的突然入侵,飼育者基地什么東西丟了玩家一點都不關心,但被劫掠走的偏偏是玩家們最看重的寶寶們。

    銀總很難懷疑是不是神槍阿爾瑪故意讓永續圣所入侵成功,借此來激化玩家與永續圣所之間的矛盾。

    本來玩家對永續圣所的態度很咸魚,打打飛升之路,撩一下圣所里的小姐姐,在那些漂亮的女神還有帥氣的男神面前裝逼。

    這就是現版本玩家們的狀態,育兒系統的推出徹底讓玩家們進入了養老的步調,至于全面進攻永續圣所?打本哪有養小孩逗妹子有意思,不打不打!

    “但我不那么認為,既然你希望我們搬空永續圣所,這些掌握了各種核心科技的監管者們只是圣所構成的一小部份,平民,那些被你們當成預備役的平民們也生活在永續圣所,他們也是圣所的一部份!”銀總說。

    “但圣靈,你們這么做沒有任何意義,我說過監管者級以下的生靈無法被超時空裝置傳送走,他們可沒有資格得到所謂的‘自由’。”神槍阿爾瑪表現得非常平靜。

    “我們會讓他們成為監管者!我們會讓生活在永續圣所中的每一個人都拿到監管者的資格。”銀總將手抵在了神槍阿爾瑪面前的桌面之上,眼睛一動不動的緊盯著神槍阿爾瑪說“有圣靈的存在,沒有人將會再被飛升之路的階級所束縛!”

    “這么做有意義嗎?你們的工作量會成倍增加。”神槍阿爾瑪終于露出了有些困惑的表情。

    她最初委托江橋的就只是將名單上的監管者們給帶回飼育者基地就完事了,結果這些圣靈主動要求擴充額外的任務條件?

    不過其實這種情況很正常,這相當于全服共享的一個boss血量,結果一些玩家還沒殺夠boss就快死了,肯定是趕緊喊g,求求你了給boss加點血吧。

    但銀總顯然不是為了這個目的。

    “這個我不太適合講,氣泡。”銀總對著一直在旁邊聽著一臉蒙蔽的氣泡說了一聲。

    “啊?”氣泡傻了,他完全沒聽懂銀總在說啥,但銀總拿了一個提詞板在上面寫下了氣泡需要說的臺詞。

    “意義…意義就在于讓那些該死的追獵者離我的妻子遠一點!”氣泡還算有氣勢的喊出了這一句臺詞。

    但氣泡還是沒搞懂到底為啥。

    “你…想從根本顛覆整個永續圣所?”

    神槍阿爾瑪卻直接一句很簡單的話就戳穿了銀總的意思。

    “你想要在飼育者基地建的依然是一個舊的永續圣所,平民,追獵者,監管者,統御者,四個階級分明,但如果大家都成為監管者的話……”

    “永續圣所的秩序會崩潰,我已經聽一個別人說過了。”神槍阿爾瑪所指的正是江橋,在這之后神槍阿爾瑪也只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她知道如果不配合面前這位圣靈的話,她的重建計劃很有可能就別想繼續下去了。

    “我能做些什么?”

    “一份影像,一個鼓勵,亦或者演說,永續圣所依然有許多平民不信任我們,追獵者和監管者階級也是同樣,我們需要一個整個圣所都能信任的人,準確來說就是形象代言人,作為圣所守門人的阿爾瑪女士,你恐怕是最佳人選了,簡單來說就是幫我們打很多很多份廣告。”

    銀總已經從雪碧哪里打聽到了加奶不加價正是這一大堆代練任務的源頭,這雖然有些超出了一個玩家能做的行為范疇,但圣靈嘛…銀總覺得可以把圣靈當成游戲玩,但絕對不要當成真正的游戲。

    可從加奶不加價的抱怨中銀總得到了圣靈代練業務依然…僅僅只是永續圣所的地下業務,屬于追獵者們抓到必然會處罰的不良行為。

    但作為統御者的神槍阿爾瑪一旦允許甚至鼓勵的話,情況會完全不一樣。

    銀總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項代練業務搬到明面上去,這次區域事件給加奶不加價送去了一大堆‘業務員’的新鮮血液。

    正好可以讓他們協助加奶不加價來打廣告。

    “我該說些什么?遇見什么困難都不要怕嗎?”

    神槍阿爾瑪是徹底對這些圣靈服氣了。

    “要我想廣告詞嗎?”旁邊的氣泡聽到這里終于有自己能聽懂的部份。

    “這個再慢慢想吧,反正我們打的廣告肯定不止這一份。”銀總說。

    “行吧,話說這樣真的能完成這個任務嗎?”

    氣泡還是心里有些沒譜,這次區域事件任務的完成條件是問號,但附加的條件里面有一項搬空永續圣所。

    這就讓氣泡覺得…果然還是率領圣靈大軍到永續圣所去逛一圈更實際。

    “一個好的游戲,完成任務的方式和條件應該有很多種,圣靈就是這樣的游戲。”銀總回應的語氣非常的確定。

    …………

    躍動核子的據點里。

    趙明維正在和期君子進行著語音聊天。

    “暫時傳送不回來么?”趙明維看了一眼據點里已經整裝待發的躍動核子攻略組們。

    只是攻略組們現在還不清楚自己接下來要去打哪個副本。

    “嗯,我想打完這次區域事件任務再傳送回來。”期君子在說完之后突然忍不住小小的笑了一聲。

    “怎么了?”趙明維現在處在身體緊繃狀態,因為他沒忘記期君子現在可是身處在敵方陣營的腹地。

    “總感覺幾個月前我們也像是這樣,明明都在一個城市里,但卻只能用手機和游戲溝通,現在是明明都在玩一個游戲…卻只能用語音來聊天。”期君子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懷念。

    “你在君臨天下俱樂部的處境比你現在好很多。”

    趙明維認真的回答著期君子在君臨天下俱樂部和在永續圣所的處境,起碼在君臨天下俱樂部不會有生命危險。

    “不管在哪里我都能應付得來,蘿什開始陸續發布區域任務,午飯再見吧,隊長。”期君子掛斷了語音通訊。

    趙明維嘴唇翕張了一下,哽咽在喉嚨里的關心還是沒能說出來。

    沒什么好擔心的…現實里的期君子正在距離他不到兩米的地方躺著,但在圣靈里卻是不知道相隔多少億萬光年的地圖兩端。

    “明維,貓小姐發布新的飛升之路挑戰任務了,官網好像也出新活動了。”墨時歸走上前對趙明維說。

    “你的…未婚妻,沒事嗎?”趙明維不知道自己現在該不該問這個問題,但還是問了出來。

    “沒事,小憐她現在全身完美打造的橙裝,普通的追獵者不是她的對手,有些可惜的是她的武器是奶媽用的。”墨時歸也竭力讓自己維持著淡定說“她們都在努力,我們總不能休息吧?”

    “嗯。”

    趙明維跟著攻略組的成員們再一次向著飛升之路進發。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