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六十章 你到底是誰?

    說實話……

    程愛麗對杜一瑤是極其反感,只是礙于醫護人員的身份,必須對病人忍耐寬容,所以才寧可自己受點委屈,也事事包容對方。(www.wkwbzx.tw)

    可現在不一樣了。

    丁紅豆既然有辦法小小的懲戒一下華僑“女魔頭”……

    程愛麗又何樂而不為呢?

    然而……

    她還是有些擔心,小聲的囑咐兩句,“小丁,你可別闖禍呀!”

    “放心吧!只要你按照我的意思配合一下!我保證……絕對會平安無事!”

    程愛麗試探著問,“那……除了麝香虎骨膏?你還要我做什么?”

    丁紅豆擺了擺手,“我只要你做一件事!一會兒,別管病房里出什么動靜,你都別進來!最好把其他人也支開!”

    程愛麗為人謹慎,不想承擔這個責任,所以,并沒有正面同意,而是顧左右而言他,“小丁,杜一瑤并不是什么危重病人,現在有你特別護理,我們護士就沒必要常常來巡房的,不過呢,如果她有什么情況,你必須馬上來護士科通知我啊!”

    丁紅豆是聰明人,當然明白她話里的意思了,脆生生的答,“知道了。”

    轉身把程愛麗送出了病房,又拿回兩貼麝香虎骨膏……隨手關上了門。

    杜一瑤不疑有他。

    兀自在病床上“叫囂”著,伸出“蔥蔥玉指”,點著丁紅豆,“你干什么去了?快把這些打翻的飯菜收掉!真是一點兒眼力價兒都沒有,簡直笨的像豬!”

    丁紅豆也不生氣。

    微微一笑。

    晃動了一下被燙傷的手腕,“我恐怕收不了飯菜了,瞧瞧!工傷了!”

    杜一瑤翻著白眼兒,“工傷個shi!不愿意干?你就滾!”

    索性揚起聲音喊,“護士!程愛麗……快把這個人給我弄出去!”

    丁紅豆緩步走到她的床前,略略低下了身子,“真是不好意思!程愛麗也燙傷了,正在處理傷勢呢,恐怕一時過不來。”

    杜一瑤皺著眉,聲音也拔高了,“你還敢跟我頂嘴?你簡直……”

    目光飛快地四下搜索……瞧那個樣子,是踅摸“武器”呢。

    丁紅豆手快。

    把她身邊的“硬件”全都收走了。

    杜一瑤是腿傷,行動不方便,頗有點受制于人的感覺……氣得臉都白了,“你?你竟然敢違背雇主的意思!你被開除了,你現在就可以滾!”

    回手在腰下抓起了枕頭。

    使勁向丁紅豆擲了過來。

    丁紅豆閃身躲過了……傲嬌的抬了抬小下巴,“杜一瑤,你想解雇我?可以!不過,在我走之前,你必須向我道歉!為你的無禮道歉!”

    她“邪氣”地牽著嘴角,“你知道吧?你這一上午說的都是廢話,只有一句是對的!你不是說……姓丁的,都是土匪強盜嗎?不錯!我今天就給你土匪一把了!”

    話一說完……

    撕開麝香虎骨膏,麻利的跨上一大步,兩手按著杜一瑤的肩膀,“啪”的一聲,直接把膏藥貼在她嘴上。

    杜一瑤只覺得一股刺鼻的藥味襲來,還沒來得及反應呢,兩只手也被人家反剪著綁上了。

    杜一瑤有點懵了,“唔唔”了幾聲,使勁掙扎著。

    丁紅豆站在一邊陰冷冷的瞧著她,“杜董事長,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越掙扎,我就綁得你越緊!”

    杜一瑤也不傻!

    好漢不吃眼前虧!

    一聽這話……掙扎的動作慢了,停了,不過,那雙眼睛里仿佛能噴出火一樣,狠狠地盯著丁紅豆,目光里都是威脅。

    “我明白你的意思啊!”

    丁紅豆輕巧的聳了聳肩,“你是不是要去醫院告我啊?告我虐待病人?或者,去公安局報案,說我危害你的人身安全?杜一瑤,你也不用腦子好好想一想,你說這話……有人信嗎?全醫院都知道你跋扈囂張,只有你欺負人的份,哪有別人還手的余地啊?你告不動我的!再說了,你有人證物證嗎?空口白牙的,誰會信你的話?”

    確實如此!

    杜一瑤的身子一點點蜷成了個“蝦米”,氣勢也不像剛才那么足了。

    沒辦法!

    受制于人呢,即便是龍……她也得盤著了。

    丁紅豆冷冷一哼,“我也不否認,我就是土匪出身!可我一不要錢,二不要人!唯一要的……就是你的道歉和尊重!我也不動手打你,我就在這兒等著,什么時候你肯道歉了,什么時候就跟我點個頭!我自然會把你松開!”

    再不多說了。

    慢悠悠的往床邊一坐,果然也不動杜一瑤半指頭,只翹著二郎腿,斜斜的睨著她。

    病房里鴉雀無聲。

    靜得仿佛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見。

    杜一瑤這輩子就沒吃過這種“啞巴虧”……想喊,想動,想掙扎,卻完全是求“救”無門。

    可她也不愿意低頭!

    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

    定定的瞧著對方。

    丁紅豆是鎮靜從容,心里有主張。

    杜一瑤是拖延時間,等著人來“救”。

    時鐘滴答……

    眼瞧著日頭一點點西斜……

    杜一瑤先有些挺不住了!

    為什么?

    人有三急呀!

    她下意識的在床上扭動了兩下。

    還是沒張口“求饒”。

    丁紅豆真不愧是“丁小邪”……邪人就要邪招治,沒那么多“賢良淑德”。

    她一瞧對方的樣子,心里明鏡似的……勝利在望了。

    不慌不忙的起身倒了杯水……又拿了個空杯子,慢條斯理的開始“折”開了,從a杯倒入b杯,又從b杯倒回a杯,這頓“嘩嘩”聲,把杜一瑤折磨的如坐針氈。

    又挺了一會兒,實在挺不住了,嘴里“嗚嗚”的發出了聲……

    丁紅豆停下了手里的動作,笑望著她,“你是要給我道歉嗎?”

    杜一瑤使勁咬了咬牙,鼻子里哼了一聲,“嗯!”

    丁紅豆也不刁難她。

    抬手解開她的束縛,順勢扯下膏藥貼,大大方方的往旁邊一退,“你現在想喊人也可以!等護士們進來了,你指控我,我指控你,咱們倆互相扯皮唄,看他們信誰的?調查去唄!反正,我有的是時間奉陪!”

    杜一瑤急著上廁所,哪有功夫閑“掰扯”這些……使勁向著丁紅豆招了招手,“快!快送我進洗手間。”

    實在等不及了。

    自己掙扎著就要下地。

    丁紅豆雙手握著輪椅的推手,嘴里緩緩的吐出兩個字,“道歉!”

    意思很明顯了……不道歉?沒輪椅!想去廁所?沒門!

    杜一瑤深吸了一口氣,沒辦法了,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srry!”

    丁紅豆略側著頭,“燒……什么?聽不懂!說文!”

    “對不起!”杜一瑤幾乎是聲嘶力竭的喊了出來,兩只手扶著輪椅,身子往前一撲,直接坐了上去,扭頭催促丁紅豆,“這樣行了吧?快點兒!快點兒!”

    丁紅豆也不是得寸進尺的人,既然人家已經道歉了,目的達到了,也沒什么理由再拖延了……二話沒說,推著她快步進了洗手間。

    杜一瑤終于如愿“釋放”,閉著眼睛,滿足的嘆了一口氣。

    再回到病床上的時候。

    丁紅豆瞇著眼睛瞧著她,“你是不是也欠程護士一個道歉?”

    “我不……”

    “你不道歉也行!”丁紅豆沒等她說完,低頭把玩著麝香虎骨貼,聲音里藏著幾分壞笑,“要不……剛才的過程,咱們再來一遍?周而復始,反正你我都有的是空閑!”

    杜一瑤定定的瞧著她……白皙的小臉兒,精致的五官,眉眼間雖然帶著幾分“匪氣”,可一笑起來的時候,唇邊的小梨窩卻莫名的為她增添了幾分嫵媚和俏皮,那神態,分明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她忍不住了。

    聲音壓得低沉,“剛才,你說你姓丁?你叫丁什么?”

    ------題外話------

    感謝海闊天空的打賞!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