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

    八岐大蛇。(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那讓陰陽師們聞風喪膽的邪神, 就在不遠處站著,一雙眸子散發著幽幽的紫光,正緊緊的看著他。

    黑川歸實張了張口, 然后便感覺那纏在手腕上的東西開始挪動,那種又涼又滑的觸感讓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覺得那應該是蛇,并且不止一條, 因為腳腕上也傳來了類似的觸感,這讓他有些頭皮發麻。

    八岐大蛇走近了, 他從外形上來看, 是個長相十分俊美的男人, 身材修長, 舉手投足間都有著一種說不清的氛圍。

    他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跟冷血動物一樣沒有血色。

    男人的臉可以說是有些陰柔, 可卻不會顯得女氣, 反而好看極了。

    他嚴格來說不能算是蛇妖,可是又比任何的蛇妖都要來得及能夠蠱惑人心, 若是有意的話,恐怕沒有誰能夠抵抗得要他的誘惑。

    黑川歸實站著,看著八岐大蛇抬起手, 然后將手撫在了他的臉上, 一點一點的摩挲著。

    “阿紗。”

    八岐大蛇喚了一聲。

    他的聲音又輕又低啞,就像是一片羽毛落在了人的心上,泛起了一股子不可言說的瘙癢。

    “阿紗,黑川歸實, 愛乃紗……”

    他又繼續開口,那種語氣幾乎可以說是曖昧的,宛若情人之間的低語。

    “——我的巫女。”

    黏膩,與被蛇纏上是一樣的感覺,黑川歸實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開始加速。

    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甚至有輕微的窒息感。

    八岐大蛇的臉離他越來越近,然后將頭湊向他的頸窩。

    黑川歸實幾乎以為八岐大蛇是要咬他一口,可下一秒那里傳來的觸感卻讓他渾身一顫,下意識的便將身前的人推開,捂著脖子一臉不可置信的后退。

    但他忘記了自己身上還被蛇纏繞著,被盤繞在地面上的蛇絆了一下,又跌坐在了地上。

    “你……”

    黑川歸實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跟他想象中的八岐大蛇不一樣!!

    就算是游戲里面也沒有這種、這種……!

    八岐大蛇看著黑川歸實,隨后又看向自己被揮開了的手,居然絲毫不惱,反而輕笑了起來。

    “……這才是真實的你啊,阿紗,不,我現在應該喚你歸實了。”

    “歸實,你之前說得沒有錯。”

    “感情這種東西,果然是甜蜜的毒藥。”

    明明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哪怕被那些神經質的神明以莫須有的罪名從高天原打落,被剝離了神格,被封印在京都的地底,在那個黑暗的間隙里只能孤身一人,也只是嗤笑著一切。

    他認為人類非常的有趣,那種貪婪的,甚至想要算計到他身上的樣子,他也一點都不討厭。

    人類的性命就像是櫻花一樣脆弱,轉瞬即逝,明明如此弱小,卻渴求著神明的力量,也實在是有意思極了,

    他蠱惑了源氏的陰陽師們,他們以祭品為交換,向他乞求更多的力量。

    他放出的化身,以猙獰強大的身形去面對源氏的陰陽師,而他則在幕后笑看著這一切。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再次君臨世間,成為真正的神。

    就連高天原,在八岐大蛇看來也是個十分無趣的地方,讓他更感興趣的,是陰陽兩界,人與妖的感情糾葛。

    愛與欲向來是他最喜歡的養分,卻沒有想到,那“求不得,愛別離”的滋味,他自己也會嘗到。

    那名巫女,那名極為特殊的巫女,從他被源氏帶過來的時候,從他見到他的時候,那糾纏不清的輪回因果就已經產生了。

    “過來,歸實。”

    八岐大蛇說著,聲音依舊輕柔,對著少年伸出了手,那雙紫色的眸子中,是某種極為深沉的情緒,是毫不掩飾的欲。

    “你的記憶有所殘缺,我對你來說是陌生的,你忘了我,可是你應該想起來。”

    “你從來都沒有怕過我,現在也不會。”

    黑川歸實聽著他的低語,像是被蠱惑了一樣,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緩慢的,將自己手向前伸出。

    然后被邪神一把拉住,拉進了懷里。

    黑川歸實在被他拉住手的瞬間便清醒過來了,他的眼睛瞪大,接著感覺自己動彈不得。

    “你要是有問題的話,要問我也可以。”

    黑川歸實:……他媽的這個姿勢他怎么問的出口。

    他很想當一回暴躁老哥讓八岐大蛇趕緊把自己放了,但是慫還是慫的,只能渾身僵硬著。

    要說問題的話,他又的確是有幾個問題。

    黑川歸實知道自己那有關平安京的記憶是不完整的,在記憶的最后,就是在他在玉藻前面前被從天而降的神雷劈得灰飛煙滅的場景。

    可是之后又跟八岐大蛇有牽扯,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他說“巫女”什么的……應該也是跟源氏有點關系的,因為他知道那個時候源氏就是利用祭品跟八岐大蛇做交易,從而換取力量。

    間隙里的尸體能夠堆成山,怨恨跟憎惡增長著,避過了高天原的耳目,將八岐大蛇破碎的魂魄修補了起來。

    然后……

    黑川歸實想到這里,忽然一愣。

    誒,他為什么會知曉這些,知道得這么清楚?

    耳邊傳來了聲音,那是邪神的輕笑,夾雜著蛇吐信的“嘶嘶”聲。

    黑川歸實一扭頭,正對上一條蛇的蛇首,對上那雙豎瞳。

    與其主人一般,有著妖異的紫光,瞳孔豎成了一條細線,似乎倒映出了他的影子。

    黑川歸實的眼神慢慢的,渙散了。

    八岐大蛇用堪稱溫柔的動作摸著懷里少年的頭發,從周身的氛圍便能看出,他此時實在是非常的愉悅。

    “慢慢的,回想起來吧。”

    “想起來,你是怎么慢慢的將那甜蜜的毒藥喂給我的。”

    少年讓他親身經歷了那些,他曾經非常感興趣的,所謂人與妖之間的愛恨糾葛。

    這是一項非常愚蠢的行為,等于親手制造弱點,親自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感情波動,甚至是痛苦。

    可這是不可控的,哪怕是神也不例外。

    “是你贏了。”

    ***

    穿著巫女服的少女經過廊下,目不斜視的走向自己的目的地,過路的下人皆對她行禮,而等她走過之后,卻又看著她的背影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聽說她這次測試又是第一?”

    “年紀輕輕的,這是何等驚人的力量……”

    “她應當是源氏所有的巫女里靈力最強的一個了吧,這次要成為祭品的巫女里大概就有她了。”

    “可是,她并不是源氏的……”

    “說什么呢,不就是因為她身上的靈力強大才撿她回來的么,就算只是養女,只要冠上了源氏的姓氏,為源氏奉獻就是應該的。”

    少女似乎并沒有聽見身后之人的話語,就算是聽見了,她也不會有什么反應。

    她并不是源氏直系的人,就連旁系都稱不上。

    她只是一個孤苦無依的,被源氏的家主撿回來的孤女。

    源氏的家主,看中了她身上強大的靈力,將她帶回了源氏族中,宣布將她收作養女。

    取名為,愛乃紗。

    少女一路走著,然后到了目的地。

    她先是跪坐在了那個房間門外,輕聲詢問了一句,得到里面的人的首肯之后,才推開拉門,走了進去。

    “源賴光大人。”

    她低聲喚了一句。

    “愛乃紗,”男人看向她,聲音低沉,“最近怎么樣?”

    “沒有出現大的問題,大人,您安排的課程,我全部都有好好的完成。”

    “是嗎,那便再好不過了。”

    源賴光說著。

    他將目光投向少女的臉,雙眸的深處,更是有什么被他死死壓抑住的東西再次翻騰了起來。

    源賴光閉眼,深吸了口氣,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開來。

    少女溫順的跪坐在他面前,似乎已經習慣了男人那有時會變得與平時截然不同的目光。

    “……如果你,”源賴光說著,又忽地一頓,止住了話頭,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他抬手扶住了額頭,神色陰晴不定。

    ……他剛才在想什么?

    想著,眼前的人,如果真的是少女就好了?

    然后呢,若是真的,他又想要做什么?

    沒錯,愛乃紗并不是真正的少女,她,不,應該說他,是一名少年。

    只是源賴光對外稱,這是他的養女,于是也就穿上少女的服裝,學習術式,成為了一名巫女。

    女性化的名字,男人臉上時不時流露出的懷念之色,對自己那張臉的異常注意,愛乃紗都很清楚。他應當是某個人的替身,不,“替身”這個詞用的也有些不正確,畢竟源氏的家主也不需要替身,他只是通過他,在看另外一個人而已。

    約莫是,從未開口,被自己親自否認了這段感情的,心上人。

    萌芽的感情未能被完全掐滅,反而在壓抑的黑暗中茂盛成長,最終沒有辦法再控制。

    后悔嗎,不。

    源氏的家主從來都不會后悔,他從來,都把地位,把權利跟力量,把整個源氏放在第一位。

    應該是這樣的才對。

    源賴光:“可以了,今天你就先回去吧。”

    他要求愛乃紗只要是自己身在源氏,那便每一天都要前來匯報自身的情況。

    “源賴光大人,我有一事想要詢問。”

    愛乃紗道。

    “什么?”

    “我是否也是,祭品名單中的一員?”

    祭品,被送往蛇神的所在之處。

    蛇神,邪神,其實沒有什么差別,成為了祭品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可是源氏的巫女都像是被洗腦了一樣,絲毫不懼,反而認為這是值得驕傲跟自豪的事情,她們這是為源氏做出了貢獻。

    源賴光一頓,隨后眼神銳利如劍的看向他。

    “……你從哪里這個消息的?”

    沒等愛乃紗再出聲,他卻又先一步開口道:“這些事情,你不用管,先回去。”

    于是愛乃紗又十分溫順的應了一聲,行了一禮之后,離開了。

    源賴光看著他的背影,再次像是為了壓制什么一樣,深吸了一口氣。

    隨著少年出現在他面前次數的增多,他似乎就開始,三番五次的開始失態。

    明明這是他提出來的要求,對,為了聽少年報告自身的情況,可實際上,并沒有什么意義。

    那他又是為了什么呢。

    只因為少年跟那個人長得實在是太像了,若不是性別跟年齡都不對,他簡直就是,長得跟那個人一模一樣。

    可是源賴光卻無比清楚,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大江山討伐的時候,鬼王說是被大天狗擄走了,先不說這話的可信度,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罷,本來應該跟他沒有任何關系。

    ……在源賴光將少年命名為愛乃紗的時候,就已經有東西不受控制的脫軌了。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

    車,嗯,車載我們的心中(。

    我相信大家的車技都比我好。

    以及我愛蛇蛇!!!!

    在回憶殺里的蛇蛇出場前,我們的源賴光同志還有一個豪華刀子套餐。

    大概內容是自己腦補虐死自己(嘻嘻嘻

    赤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