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06章 《鄉村教師》

    沈隆被熱情地學生圍著,遠處還不斷有人趕來,甚至還有老師過來和沈隆搭話,邀請他來學校做演講,沈隆有點怕了,趕緊提出告辭,“諸位同學,不好意思意思啊,我還要回去寫東西,今天咱們就聊到這兒吧,下次有機會再過來和大家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同學們不想放沈隆走,老師倒是很體貼,“孫老師的時間很寶貴,大家就不要圍著了,學校會和孫老師溝通,爭取邀請他來專門做個演講,今天就不要耽擱孫老師了。”

    對于演講的邀請,沈隆倒是很感興趣,一來蘭香在這里讀書,認識些老師對蘭香挺有用的,二來么,他也想和這個時代的學生們聊聊,如果能給他們帶來一些有益的變化,讓他們能少走些彎路,多做出一些成就,那自然是很好的。

    從人群中擠出來,和依依不舍的學生們揮手作別,沈隆同曉霞一起離開了北方工業大學,等他剛一走,那些學生就趕緊拿著今天的收獲疾奔而去,至于是不是想要用這些別具一格的詩歌找女同學表白就不清楚了。

    “沒想到你還看了這么多理科方面的書?”今天沈隆的表現讓曉霞有些驚訝,她好奇地問道,“不過今天那些東西倒是挺有意思的。”雖然談不上什么思想性,可的確也讓她這個文科生感受到了理科的魅力。

    “之前看了幾本凡爾納的書,對科幻小說產生了一定興趣,之后又找了一些其它外國作家的科幻小說來看,倒是讓我感觸頗深。”沈隆找著借口,“我覺得我們國家的歷史太久遠了,這讓許多作家在創作的時候都將目光放在了過去,很少有作家能夠展望未來,這并不是一件好事兒,文學創作也應該同時代結合,甚至展望未來。”

    “哦?所以你就開始研究理科知識,考慮要寫科幻小說了?像《海底兩萬里》、《八十天環游地球》那樣?我覺得凡爾納的小說獵奇的味道有些重,思想性還有所欠缺。”曉霞微微皺眉,似乎并不太看好沈隆的打算。

    “科幻小說并非都是這樣,也有許多極具思想性的作品,回頭我找幾本給你看看。”這個時代科幻小說并不是主流,曉霞接觸的不多,產生這樣的誤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其實曉霞的看法才是眼下文藝界的主流看法,他們并不將科幻小說看做多么嚴肅的文學體裁,對科幻小說的評價并不高。

    “比如阿西莫夫的作品就充滿了在普及科學知識的同時,促使人們去考慮人類與科技、歷史等各方面的聯系,考慮人類與整個社會的協調發展。”沈隆慢慢說道,此前已經有翻譯家將阿西莫夫的部分作品翻譯成中文。

    “在《我,機器人》里面,阿西莫夫提出了機器人三原則,第一條: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看到人類受到傷害而袖手旁觀.;第二條: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除非這條命令與第一條相矛盾;第三條: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除非這種保護與以上兩條相矛盾。”

    “可以預見的是,今后科學技術的進步會越來越迅速,而科學技術的進步很可能引發一些人類不希望出現的問題,像阿西莫夫這樣的科幻作家可以提前意識到一些問題,并提出解決方案,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改革開放后,葉永烈登上科幻創作舞臺,在他的成功帶動下,科幻小說獲得了長足發展,出現了《世界最高峰的奇跡》、《珊瑚島的死光》等一系列優秀作品,不過這一時期的科幻小說依舊以軟科幻為主,優秀的硬科幻作品只有《飛向人馬座》、《小靈通漫游未來》等少數幾部,而且質量遠沒辦法和阿西莫夫、海因萊因等大家的作品相比。

    “我感覺我的思想都有些快跟不上你的腳步了。”曉霞費了好大的勁才略微體會到機器人三原則的深遠意義,她不由得感慨,以前都是自己給少平推薦書,現在卻變成他給我推薦了,她并沒有覺得別扭,反倒愈加欣賞起來,他成長的越快,曉霞越開心。

    “剛接觸到這些作品的時候,我體會到了一種完全不同于《白輪船》的震撼;誠然,就算在科幻小說盛行的美國,阿西莫夫、海因萊因、克拉克等巨匠在文學界的聲望也不能同傳統作家相比,但是他們的作品卻同樣擁有獨屬于自己的力量。”

    說到這里,沈隆笑了笑,“我倒不是要完全轉為科幻作家,只是覺得這種文學體裁很有趣,所以想嘗試嘗試罷了,要是能多帶動幾個人開始寫科幻小說,那就再好不過了。”

    日后中國的科幻小說界,只有劉慈欣一位世界級作家,沈隆覺得實在是有點可惜了,而眼下葉永烈等人的作品距離世界先進水平還有很大的差距,這個差距遠比莫言、賈平凹同世界一流傳統文學作家的差距大,如果能用優秀的作品,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參與到科幻小說的創作里,再多誕生一兩個大劉這個級別的作家,那絕對是幸事。

    “那你有沒有想好自己的第一部科幻小說作品要寫什么?”曉霞饒有興致的問道,沈隆的幾部作品都給了她深刻的印象,她有點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新作品了。

    “你還記得吧,我在雙水村當過一段時間的初中老師。”沈隆沒有直接回答,“之后學校被取消了,我也就回家當了農民,據我了解,整個原西縣、整個黃原乃至全國這樣的情況都不少,這并不是一件好事,現在農村的孩子讀書越來越難了。”

    “所以你打算從這個角度出發寫一部科幻小說?可是,這個角度距離科幻小說似乎還很遙遠吧?”曉霞覺得,農村學校和科幻兩個詞簡直是風馬牛不相及,怎么能混到一起呢?

    “科幻小說并非都是你想象的那樣,等我寫出來你就明白了。”沈隆笑道,“對了,這部作品的名字就叫《鄉村教師》。”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