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百三十七章 輪回戰神!

    秦海。(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和他一樣,也曾進入古諺星,得到了詹臺宗的傳承。

    只不過,秦海得到的是詹臺宗親傳弟子的傳承。

    蕭浪,則是得到了詹臺宗掌教弟子的傳承,至于其中的差別……直到現在蕭浪也不太清楚。

    當時他完成了通天橋的考驗,的確也拿到了不少好處。

    當然,那是對那時候的他而言,現在的話,就算不了什么了。

    冰火神君倒是說過,他以后最好再去一次。

    蕭浪那時候便認為,詹臺宗的傳承,應當和冰火神君的這份囑咐相關。

    只可惜自從那時候開始,蕭浪就再也沒有了空暇。

    “詹臺宗遺跡,的確該回去一次了。”

    “不過在去之前,去戰神殿見見秦海也可以,或許能從他的口中知道些什么。”

    蕭浪在心頭思付著。

    而這邊,藍月君主并不知道就在他專心指點的時候,蕭浪竟然開了小差,仍在循循善誘。

    “輪回戰神,可以說是戰神殿的根基,也是戰神殿之所以千萬年來一直是為離火大世界最強大的幾個勢力之一的重要原因。”

    “每一個,都無比強大。”

    “根據傳聞和我們了解到的信息,戰神殿至少擁有三千尊輪回戰神,每一尊的實力,都在不朽境七重之上。

    其中更有幾位統領,戰力達到了不朽境九重天層次。”

    三千不朽境七重天以上的強者?

    蕭浪聞言大吃一驚。

    好強!真的好強!不朽境七重天,那可是半步天道層次了!這也就是說,戰神殿的力量,甚至達到了兇靈一族鼎盛時期的一半?

    這……蕭浪被驚醒。

    “這樣的力量……足以鎮壓整個離火大世界了吧?”

    是的。

    按照蕭浪的理解,這么多半步天道層次的強者,實力實在是太強勁了,若是能夠同時出動,哪個勢力能扛得住?

    沒人可以!天浮宮也不行!哪知,藍月君主搖搖頭。

    “不夠。”

    “正如我剛才說的,離火大世界,尤其是各大豪門,遠遠比你想象的還要強大,想要覆滅某個豪門,哪有那么簡單?”

    “不過,要說最頂尖的力量,戰神殿或許還差一點,但是其中堅力量,的確不容小覷,尤其是在即將發生的正魔大戰,也能更大限度的發揮出其優勢,這是我天浮宮無法比擬的。”

    “并且,輪回戰神還有一個缺點,那就是他們無法常年在外戰斗,只能鎮守在戰神殿周圍,這或許,就和秦家的輪回秘術有關了。”

    輪回!蕭浪再次把握住重點。

    哪怕他對戰神殿的輪回戰神很感興趣,但也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對自己來說最為重要的。

    “輪回,就是轉世?”

    蕭浪眼底精芒一閃。

    藍月君主點點頭,道“你可以這么理解。

    不過,戰神殿的輪回戰神,的確都是轉世者,擁有上一輩子的記憶和武道經驗,才能強大到如此地步。

    甚至其中一些人,還有上一個時代的記憶。”

    “所以,我認為,如果你要選擇輪回轉世的方法幫助你的那個小道侶,最好先去一趟戰神殿,若是能探尋到其中的辛密,或許能對有幫助。”

    輪回轉世!藍月君主選擇的,赫然是原主給他的第二個選擇。

    蕭浪陷入了沉默。

    良久——“其他兩種辦法呢?”

    藍月君主當然知道蕭浪在想什么,輕輕搖頭“其他兩種你當然可以選擇,但是在我看來,還是輪回轉世成功的可能性最大。”

    “因為那位大能也說了,那是作用在法則之上的力量,非我等可以掌控,你若想徹底湮滅它,可能性實在是太低了。”

    “你,好好考慮一下吧。”

    建議!還是建議!藍月君主沒有從最嚴格的的意義上否決哪個辦法,顯然他也知道,他只能起到建議的作用,至于蕭浪最后會認可哪一個,還是他自己的選擇。

    蕭浪聞言,輕輕點頭,拱手行禮。

    該問的,他已經問完了。

    只可惜,在他的心底,仍然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唉。”

    藍月君主看著陷入沉吟的蕭浪,暗嘆一口氣,卻沒有說什么。

    “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他對孫無極一點頭“去吧,帶著他下去,好好休息一下。”

    “即日,就送他離開吧。”

    呼!話音未落,也不見藍月君主有何動作,身前虛空驟然裂開,化為一道門戶。

    孫無極立刻被驚醒,連忙拱手行禮,拉住蕭浪跨入其中。

    孫無極、蕭浪走了。

    當即,整個庭院內,只剩下了藍月君主一個人。

    只是奇怪的是,藍月君主似乎根本就沒有關閉這空間門戶的意思,過了一會兒工夫——“嗯?”

    “他們走了?”

    兩道身影突然在門戶里出現,一男一女。

    男者四顧了一眼,見四下無人,這才走了進來。

    逍遙君主!芙蓉君主!似乎,就在蕭浪、孫無極在此地聽從藍月君主的指示和命令之時,那邊的事情也全部結束了,每個人都被逍遙君主安排了不同的任務,抓緊時間去完成了。

    藍月君主輕輕點頭。

    空間門戶這才閉合。

    逍遙君主似乎知道藍月君主到底給蕭浪安排了什么樣的任務,眉頭輕蹙,臉上露出一絲擔憂。

    “大哥,這樣做真的好么?”

    “會不會羊入虎口?”

    “他可是一個難得的天才,要是被他們蠱惑了……”逍遙君主似乎有點不情愿讓蕭浪離開。

    而藍月君主聞言,卻輕輕搖頭“不,他不會這么做的。”

    “如此重情重義,只要寧芙兒和無極還在這里,他就不可能背叛。

    至于冒險……”“的確有點冒險。

    不過,也只能這樣了。

    并且,他現在雖然是羊,但是在未來……”藍月君主眼瞳瞇起,驟然閃過一道精芒,突然轉移話題“短短三十年,從世界境大圓滿巔峰到現在的最強尊者層次,你能做到么?”

    我?

    逍遙君主一愣,仔細思索了一下,緩緩搖頭。

    可臉上的詫異也更濃了。

    “大哥,你的意思是,他未來的成就,甚至會在你只上?

    這不可能吧!”

    逍遙君主駭然。

    但藍月君主卻沒有否認。

    “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么不可能。”

    “我倒不擔心他有一天是否能超過我,我只是擔心,那一天,會不會來的太晚了一些。”

    藍月君主眺望遠方,似乎透過了無數的空間屏障,把整個離火大世界全部籠罩在自己的視野中,聲如悶雷。

    逍遙君主聞言更加驚愕。

    藍月君主,竟然如此看好蕭浪的天賦和前景?

    不過。

    逍遙君主也知道,藍月君主這樣說,肯定有屬于自己的判斷。

    而他在意的,則是另外一種可能。

    “如果,他做不到怎么辦?”

    不知何時,逍遙君主的眉心已經多了一絲凝重,深深望著藍月君主。

    藍月君主眼瞳微微一縮。

    做不到?

    “那就更沒什么辦法了。”

    藍月君主的嘴角,一抹苦笑一閃而過,眼底仍然精芒綽綽。

    “如果我們注定失敗,或許,也只有那一個辦法了……”如果蕭浪在此,聽到藍月君主、逍遙君主兩人前言不搭后語,驢頭不對馬嘴的這番話,定然會一頭霧水,完全搞不懂兩人是在說什么。

    可是,逍遙君主聽懂了。

    他的眼瞳驀地一縮,仿佛意識到了什么,不愿接受“可是那樣的話,大哥,你……”藍月君主瞪了他一眼,沒有讓他把話說完,臉上,已經不見一絲苦澀,唯有淡然和平靜,望著掩藏在空間某處的那片殘破的武斗場,道“那樣,起碼還有人能活下去。”

    起碼。

    有人可以活下去!逍遙君主聞言一怔,看著藍月君主清澈的雙眸,堅定的眼神,當即再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靜默。

    良久的靜默。

    逍遙君主似乎正在消化藍月君主此時所說的一切,而正在這時,跟著他一起前來的芙蓉君主突然啟口,清脆響聲傳來“大哥,或許局勢不如你想的那么嚴重。”

    “天魔族雖然強大,可統治它的,也只是一個人而已,只要殺了他,這場災劫不就過去了?”

    “之前無極兄弟說,和他們相識的那金九乃是血花樓的人,莫非是……”芙蓉君主似乎是在從另外一個角度在分析這次的正魔大戰。

    突襲!殺人!芙蓉君主在這一刻透出的堅定意志,和她輕柔的體貌顯得格外的不同。

    殺死,天魔主?

    逍遙君主聞言都是大吃一驚,可是,還未等芙蓉君主把這些話說完整,突然——“好了,閉嘴!”

    “那個人的身份,休要再提!”

    轟!是藍月君主!只見他神色凝重,面部陰沉,似乎是聽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旋即發怒。

    可是,無論是逍遙君主、芙蓉君主都明白,藍月君主為何會如此。

    正是因為——金九!“你們不要妄自揣度他的身份。”

    “否則,或許連我也救不了你們。

    這件事,暫且還是不要說了,哪怕要做,還要從長計議為好。”

    “好了,今天我累了,就先到這里吧。

    你們可以下去了。”

    藍月君主揮揮手,已經在逐客了。

    逍遙君主、芙蓉君主聞言,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但也無可奈何,只能選擇破開空間離開。

    只是,藍月君主剛才臉色驟然變化的一幕,仍然烙印在他們的心頭,許久無法忘卻。

    當抬起頭,彼此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和震動。

    血花樓的那一位,真的如此恐怖么,竟然讓身處天浮城的藍月君主都不免忌憚?

    藍月君主罕見的如此失態,究竟是因為那一位,還是因為……他們?

    逍遙君主、芙蓉君主想到這里,立刻精神一震,強行控制自己不再想下去。

    多想,無益!那是現在的他們也無法觸及的存在,更別說對抗了。

    “唉,聽大哥的吧。”

    “或許,還有轉機。”

    芙蓉君主寬慰。

    逍遙君主也只能暗嘆一口氣;“希望如此吧……”……此時此刻,正值夕陽西下,余暉灑落在逍遙君主和芙蓉君主兩人的身上,不顯華麗,更多幾分蕭瑟。

    宛如,他們此刻的心情。

    ……蕭浪當然不知道,在他被孫無極帶走之后,藍月君主、逍遙君主、芙蓉君主三人又發生了這樣一番讓常人摸不著頭腦的對話。

    此時的他,正在和孫無極促膝長談。

    問出了那個已經足足困擾了他一天的問題——“師尊,藍月師祖到底是什么境界?”

    ……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