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27章 又有人找!?

    家人還是走。(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跑了那么遠,僅僅過來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吃了頓飯,前后不過三個小時多點。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走的時候,莊不平坐在駕駛位置上,臉上晴轉多云,陰沉沉的,冷冰冰的,一句話都沒再和莊嚴說過。

    回到了自己排房里,將打包回來的五只烤鴨分為隊里的其他戰友吃。

    蘇卉開吃得最歡,一邊摸著嘴角流出的肥油,一邊大贊味道好,又說:“莊嚴,你哥真大氣,一請就五只烤鴨!不便宜吧!”

    莊嚴忽然又想起了莊不平。

    靠在床架上,眼前又浮現出莊不平忿忿不平指著自己罵的模樣。

    要說起來,莊不平其實也沒錯。

    作為莊家的長子,莊不平對于父親從軍一事至今耿耿于懷。

    當年莊不平念書的時候成績并不差,不過當時莊振國人在前線,莊嚴還在讀小學,王曉蘭又要上班。

    那時候當兵的工資不高,莊振國還是個仗義的血性漢子,但凡戰友家里有事,都得伸個手,幫個忙。

    那點兒工資不夠他自己造的,能補貼家里的更少了。

    當時的莊家日子緊巴巴的,生活上捉襟見肘,有點兒重活也只要王曉蘭自己一個人扛,的確很需要個男人撐起一片天空。

    長兄為父。

    一家之主莊振國不在,莊不平就成了一家之主。

    他二話不說承擔起了這個責任,初中畢業沒有考高中,直接報了個中專。

    那會兒中專畢業包分配,而且算工齡,早工作工齡長,又能照顧家里,是不少不考大學的學生最佳的選擇。

    莊不平毅然放棄了自己的大學夢,選擇了早些出來工作這條路。

    畢業后,莊不平分在了區鄉企局下屬的國企公司,因為工作的關系,認識了一些倒賣建材的老板。

    九十年代初期,基建潮席卷神州大地,銀灘、椰島這些地方房地產炒上了天,買地就是買豆腐一樣簡單,隨便在紙上一劃,就敢拍胸脯說這地我全要了。

    基建升溫,建材買賣跟著水漲船高,誰手里只要有貨,多少都有人買。

    莊不平起初只是小打小鬧賺點中介費,后來搭上了一個大型鋼企的關系,貨源不成問題。于是干脆辭職下海,直接自己開起建材經營部。

    九十年代初中期,財富的增長是以令人咂舌的速度一路狂奔。

    莊不平的建材公司搞得紅紅火火,幾年操作下來早已經是腰纏百萬貫的大老板,再后來又成立自己的車隊,包攬自己貨源的運輸,在當時的濱海市建材行業里風頭一時無兩。

    九十年代中期,莊不平的生意遭遇了滑鐵盧。

    那時遇到了宏觀調控,國家收緊銀根,壓縮基建,莊不平的生意一落千丈,差點宣告破產。

    就這樣也沒見他在家里哼過一聲,后來收縮了業務,又兼營了家裝材料,這才慢慢緩過氣來。

    其實別看莊振國平時罵莊不平罵得挺兇,其實自己也知道管不了大兒子。

    畢竟這些年,大兒子為老莊家算是貢獻頗多,至少在為了這個小家的角度上,莊振國還真比不上自己的大兒子莊不平。

    莊嚴看著蘇卉開和戰友們吃烤鴨,忽然想起了莊不平在飯店外跟自己說的那番話。

    錢這東西的確沒錯,莊不平愛財,也是當年生活所迫逼出來的習慣。

    人窮過,就怕窮。

    莊不平其實是窮怕了。

    想起了莊不平種種的好,莊嚴忽然反倒覺得自己有些自私。

    至少在對家庭方面,的確如此。

    他尋思著,是不是該寫封信,向哥哥道個歉,又或者給許胖子寫個信,給莊不平牽牽橋,搭搭線什么的。

    哥哥照顧自己那么多年,能幫的忙,哪能不幫?

    正想得出神的時候,隊部的通訊員又出現在門口。

    “24號!嚴肅!”

    “到!”

    嚴肅從小板凳上站起來,詫異地看著通訊員。

    “有人找!”

    通訊員說完,轉身欲走,剛踏出一步,回過神又回到了門口。

    “是個女的!在樓上小會議室。”

    通訊員看來是特別回頭補充一下,并且將“女的”兩個字加重了語調,進行了一番意味深長的強調。

    女的?

    正在大快朵頤的老特們頓時炸了。

    “我靠!你女朋友吧!”

    “女的?在隊部?不用登記怎么進來的?”

    “嚴肅,是誰找你?老實交代!”

    部隊里大部分都是男性的天下,尤其是作戰部隊更是如此。

    以前在1師,連帶著師醫院、通訊一起算,滿打滿算都不到半個連的女兵。

    到了“紅箭”大隊更不用說了,全是硬漢的天下。

    俗話說當兵關三年,母豬變貂蟬。

    倒不是耍流氓,是真的看到女的都覺得俏。

    平時,戰友之間的對象來信里如果夾帶著照片,是絕對要拿出來曝光分享的,這就是一種俗成約定。

    這回嚴肅居然有異性找上門來,那更是不得了。

    面對所有人的起哄,作為當事人的嚴肅也是一頭霧水,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來找自己的是誰。

    莊嚴八卦地問:“嚴肅,真是你女朋友?”

    雖然他和蘇卉開知道嚴肅女朋友的具體情況軍醫大畢業,目前按理說是在軍區的總醫院,也就是在市那邊,距離數千公里。

    怎么可能跑到這里來了?

    難道是相思難耐,這女軍醫小妮子受不得相思的煎熬,千里覓情郎來了?

    不過也只能是女軍人進來才不需要受訪人員出去領人,這也符合邏輯。

    各種猜想都是超羅曼蒂克,怎么浪漫怎么來。

    嚴肅搖頭:“我真不知道,我對象沒說過要來看我啊?”

    “趕緊去看看!在二樓隊部呢!”蘇卉開吮著油乎乎的手指,指指樓上:“你還站在這里干嘛?你個木頭!”

    “好”嚴肅總算如夢初醒,剛朝二樓樓梯方向的門口跑了幾步,又停下,看看油膩膩的手,返身又往洗手間跑。

    莊嚴好奇地走出門口,走到了營房前的草坪上,伸著腦袋朝二樓看。

    他想看看,來找自己戰友嚴肅的女人是誰?

    保底三更完成。

    脖子和手肘都很疼,我歇會兒。

    求月票!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