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與東岳的因果債

    神夜白眸光好奇的看著北陰大帝說道:“別提張老頭了,快講講張瑯煦那小子干了什么蠢事。(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北陰大帝目光淡然的掃過眾神,不疾不徐的說道:“他毀了霧蓮池。”

    神夜白面上笑容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怔愣了片刻,面色有些凝重的看著北陰大帝說道:“北帝,你不是在開玩笑?”

    北陰大帝微微抬頭,面色認真的看著神夜白說道:“你覺得本帝是在開玩笑?”

    神夜白睫毛快速的眨了眨,困惑不解的看著北陰大帝問道:“朱厭不是盤踞在霧蓮池嗎?怎么會給那小子輕易得手?”

    北陰大帝面色嘲諷的嗤笑一聲,冰涼刺骨的聲音不輕不重的回蕩在大殿內。

    “若是那小子利用曼珠和沙華,做了個調虎離山之計呢?”

    神夜白面上笑容逐漸消失,他垂眸朝著自己的右手看了一眼,有些不確定的說道::“這…張傾曉他不會做出這種事。”

    “也是,天域向i團結。”北陰大帝好笑的看著神夜白,聲音中盡是嘲諷之意。

    殿內靜的出奇,除卻檀香自燃發出的輕微噼啪聲。

    洛胭脂悄悄湊到容雅身側,一雙紫色的眸子好奇的看著她,小聲問道:“霧蓮池是個什么地方?”

    “一處禁地,我也不是很清楚。”容雅朝著洛胭脂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抬眸,一雙粉璽般通透的眸子朝著四周快速打量了一番。接著故作不經意的用手指輕遮面頰,對著洛胭脂神秘兮兮的說道:“相傳,霧蓮池里面藏著可以毀滅混沌的神兵利器。但凡是擅闖霧蓮池的,不論是誰,統統都要誅殺之。”

    洛胭脂面色認真的點了點頭,繼而疑惑的問道:“既然如此重要,為何不派重兵把守?”

    北陰大帝面上隱隱有了幾分的怒氣,他眸光威嚴的從眾神面上略過,清冷的聲音里帶著幾分的薄怒:“你以為長年盤踞在霧蓮池的朱厭是干嘛的?擺設嗎?這霧蓮池原本就由冥界的五方鬼帝與天域的東岳大帝一同看守,加上修為堪比無上昊天的朱厭,就算是本帝想要進去,都要兩敗俱傷。”

    “那北帝您想要我們怎么做?”慕容言不動聲色的向前一步,把洛胭脂與容雅擋在自己的身后,眸光坦蕩毫無畏懼的望向北陰大帝。

    北陰大帝面色冰寒的回眸朝著神夜白看了看,神色認真說道:“本帝要你們去找東岳討要一樣東西。”

    慕容言面色有些難看的看著北陰大帝說道:“東岳大帝?我們只是神域默默無名的無名小卒,根本與天域這些大人物沒有半分的交際,更別提討要東西了,您這根本就是強人所難。”

    “本帝曾聽聞東岳他欠天域神氏一個因果債,不知若是拿這個作為交換,他可否會賣個薄面給你們這些小輩?”

    “這…”慕容言抿起嘴角,低頭陷入沉默。

    神夜白俊美如玉的面容上揚起一抹燦爛奪目的笑容,他雙手慵懶的揣在衣袖內,一雙幽深的紫色眸子看向北陰大帝,散漫的聲音回蕩在大殿內:“說吧,你想找東岳討要什么東西?”

    北陰大帝緩緩的轉過身,一雙滿含笑意的墨色瞳眸意味深長看著神夜白,輕笑道:“本帝想要什么,神族長應該心知肚明才是。”

    神夜白連忙擺了擺手,神色散漫的看著北陰大帝,無奈說道:“夜白愚昧,這若是不小心猜錯了,又是旁生枝節。況且我可不能保證,沒了因果債相要挾,東岳他還會慷慨的再送我什么東西,畢竟東岳他摳門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北陰大帝眸光淡淡的看著神夜白說道:“也罷,論爭辯,本帝也爭不過你。本帝要你把曼珠和沙華的元神拿回i。作為抵押,這丫頭就暫時留在本帝這里,你何時回i,本帝何時放她。”

    話音未落,洛胭脂就被困在了一個奇怪的符文陣法里。

    “丫頭!”神夜白瞳孔一縮,趕忙凝聚神力朝著陣法攻擊而去,試圖擊破那層禁制。

    澎湃的紫色神力與金色陣法碰撞,發出耀眼的光芒。

    神力波及下,慕容言踉蹌著后退了幾步。

    容雅用手背揉了揉自己有些刺痛的眼睛,眸光擔憂的望向陣法內的洛胭脂。

    “老祖,我沒事!”回過神的洛胭脂趕忙揮手朝著神夜白大喊了一聲。

    聽到那丫頭熟悉的聲音,神夜白松了一口氣。

    他緩緩的回眸,面色陰沉狠戾的看著北陰大帝,飽含殺氣的聲音一字一頓的回蕩在寂靜空曠的空中:“今日我去找東岳,是想替張傾曉還當初犯下的孽債,而不是怕了你。若是這丫頭有任何損傷,我神夜白絕不會善罷甘休,您且記著我這些話。”

    北陰大帝神色從容的看著他說道:“本帝不會傷害這丫頭,你且去吧。”

    “在下先行告辭!”神夜白眸光復雜的望向那位自己招惹不起的存在。他十分無奈的深吸了一口氣,面上牽強的擠出一抹和顏悅色的笑意,朝著北陰大帝行了一禮,轉身向著殿外離去。

    “等等我們!”容雅拉著慕容言的衣袖,朝著神夜白就追了過去。

    神夜白他們都離開后,原本就空曠的紫極殿變得安靜異常。

    一陣陣刺骨噬髓的寒意從四面八方襲i,洛胭脂i回輕跺腳,邊哈氣邊打量著四周。

    北陰大帝微微側目看向陣法中不斷哈氣取暖的小丫頭,他眉宇之間露出一絲笑意。

    略微思索一番后,北陰大帝決定放小丫頭出i。他走到陣法旁邊,神識微動,便輕而易舉的收回了陣法。

    還未反應過i的洛胭脂有些迷茫的抬起頭,她試探性的伸出手,發現困住自己的那個法陣早已消失。驚訝之余,她忍不住看向北陰大帝,一雙紫色眸子里滿是困惑。

    似看出了洛胭脂所思所想,北陰大帝眸光坦蕩的看著她說道:“那陣法匯聚了冥界極陰極寒之氣,你若是長期呆在里面,恐損修為。”

    “北帝,我能問您一件事嗎?”洛胭脂眨了眨眼睛,一雙霧氣含蘊的紫色眸子晶晶亮的看著北陰大帝。

    “呃…什么事情?”不知為什么,北陰大帝心中竟然莫名覺得不安。

    洛胭脂自顧自的搬了一張桃木躺椅給北陰大帝,滿面笑容的看著他開心說道:“嘿嘿,也沒什么。就是想到知道霧蓮池那次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