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892章順藤摸瓜

    陳粒雯在看到殺手失手后,便急匆匆的從山上逃跑了,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不小心遺落了什么東西,她滿腦子都是要盡快離開這里,千萬不能讓宮墨寒的人發現她的身影。(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宮墨寒神色不明的看著手下人遞過來的東西,一條精致奢華的女士鉆石項鏈靜靜的躺在潔白的帕子上,他的心中隱約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在哪里找到的?”

    “報告老板,這是弟兄們在山坡草叢里發現的,根據現場的痕跡來看,這個人走的時候比較匆忙,很有可能就是追殺您和夫人的幕后主使留下的。”

    宮墨寒點點頭讓保鏢保存好這條女士項鏈,并沒有再下達什么指令。

    顧晚看著那條項鏈,詢問著宮墨寒:“墨寒,這種款式的項鏈很多富家小姐和太太都有,單憑項鏈去調查恐怕不好辦吧。”

    雖然他們現在能確定雇傭殺手的人很有可能是某集團的富家小姐或者太太,但是南市這么多有錢的人家,這種項鏈雖然好看但是也不是沒有人能買不起,想要憑借著這條線索去篩選,那根本可以說在在大海撈針。

    宮墨寒自然也考慮到了這一點,這種款式的項鏈他之前也買過一條送給顧晚,不過對方不太喜歡戴什么女士的裝飾品,這些東西都被她整整齊齊的存放在首飾盒里面,定期讓管家拿去保養。

    與其自己盲目的挨個排查,倒不如交給專業人士去調查,相信對方一定不會拒絕的。

    “打電話通知jf,把這一切都交給jc來處理,那個殺手也是,在jf沒有來到之前給我看仔細點,如果對方醒了想要反抗,可以特殊招待他一下,但是注意分寸別把人給玩壞了。”

    保鏢領命很快就退下了,他們一個個摩拳擦掌的準備給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好好上一節課,讓對方再也沒有膽子敢出來犯事。

    宮墨寒這邊剛報警沒多久,jf就快馬加鞭的過來了。

    恰巧接到報警的是上次和宮墨寒合作過的陳隊,對方在接到消息的時候第一個沖出了jcj,奔奔赴犯罪現場。

    “宮總。”陳隊見到宮墨寒后,簡單的寒暄了一下就開始切入正題,“麻煩宮總能配合一下jf的工作,向我們詳細的描述一下事情發生的前因后果,這樣jf這邊才好進行后期的調查。”

    宮墨寒點頭,便把自己離開宴會后發現有人跟蹤到抓住兇手的過程簡單的陳述了一遍,其中省略雙方博弈間遇到的危險,盡管這樣就足夠令人提心吊膽了,忍不住為宮墨寒捏了一把汗。

    陳隊聽完宮墨寒的描述,由此判斷出對方肯定是早有預謀,不然怎么可能這么清楚宮墨寒和顧晚的行蹤,并且會在這么巧妙的時間里出手。

    從現場的痕跡來看,對方根本就不打算給宮墨寒留下生還的機會,一出手就是往死里弄。

    “感謝宮先生的配合,您放心這件事情一有進展就絕對會通知您的,jf一定會早日給您一個滿意的答復。

    宮墨寒點頭突然想到什么,遞給了陳隊一個用手帕包裹著的東西,“這個是我的手下在附近搜查到的,很有可能是嫌疑人的同伙留下的,希望對jf破案能起到幫助。”

    陳隊身邊的一個小警員接過宮墨寒遞過來的東西,迅速的將其封在袋子里留作證據。

    jf這邊很快就錄完了宮墨寒和顧晚的口供,兩人的陳述基本上一致,他們兩個人作為受害者,也就沒有繼續讓人留在現場的必要了。

    jf將這里封鎖之后留下一部分人等著清理現場,剩下的人帶著嫌疑人回到了jcj,開始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進行排查,以及這條女士項鏈的主人究竟是誰,跟這場蓄意謀殺有沒有關系,對方追殺宮墨寒和顧晚一家人的理由和殺人動機是什么。

    顧晚回到家中怕驚動熟睡中的小魚兒和寶兒,便轉身去了花房,取來一把剪刀對著茂盛的一盆綠蘿就是一陣禍害。

    宮墨寒安頓好所有的手后,在臥室沒有見到顧晚的人,便拉著一個傭人詢問著顧晚的蹤影。

    傭人恭敬的回答著:“少爺,夫人她剛剛去了花房,現在正在花房里面發火呢。”

    宮墨寒聽聞微微一愣,跑花房里生氣?花房里面除了花還能有什么東西,對著花朵生氣這種幼稚的事情也只有他家這位親親老婆大人能做到了。

    當他走到花房的時候,顧晚已經在禍害第五盆綠蘿了。

    宮墨寒有些無語的踩過地上的殘枝斷葉,看著不遠處那個蹲在地上嬌小的人兒,耳畔傳來咔嚓咔嚓連綿不斷的聲音。

    “恩咳,老婆大人你在做什么啊?”

    顧晚頭也不回的吼了一句,“給綠蘿修剪枝葉!”

    宮墨寒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說顧晚了,好好的一個大人發泄憤怒的方式居然這么殘忍。

    眼看著顧晚的魔掌要伸向第六盆茂盛的綠蘿,宮墨寒連忙上前一步解救了那盆花草,從對方手中奪過兇器輕撫著她的后背,安慰著顧晚。

    “乖啦,別氣了嘛老婆大人,氣壞了身體心疼的還不是我和兩個小寶貝,再說了花房里面的這些花草都是你靜心照料長大的,你今天這么沖動的禍害了這么多花草,不心疼嗎?”

    顧晚一直把花房里面的花花草草當做自己的寶貝,在整個宮家里,除了宮墨寒和兩個孩子她最惦記的就是花房里的東西,平時連碰都不舍得碰的東西被她一氣之下搞成了這樣子。

    顧晚冷靜之余又有些心疼,但是她是個倔強的人,既然已經毀了就絕對不能服軟,白白讓宮墨寒看了笑話。

    “哼,不過就是兩盆綠蘿而已毀了就是毀了,有什么好心疼的,放開我,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顧晚嘴硬道,掙扎著從宮墨寒的懷抱里出來,轉身走進了別墅里面。

    宮墨寒看著顧晚離開,頗有些無奈的蹲下身子幫對方收拾著,他簡單的把現場給清理了一遍,又命人重新買幾盆花草把

    花房給填滿,便離開了花房,公司還有一大堆事務要他處理。

    顧晚回到房間美美的泡了個澡,重新換過一身衣服后這才下了樓,用過早餐后轉身走進了書房。

    她掏出手機聯系著自己的助手,讓對方去調查這件事情。

    “喂晚姐,您有什么吩咐?”助手恭敬的詢問著。

    “我要你去找幾個人調查昨天晚上我被追殺的事情,還有那串項鏈的主人是誰,這些一定要全部都給我弄清楚。”

    顧晚命令著手下順著那條被人遺落在案發現場的女士項鏈去尋找突破口,被雇傭的殺手現在在jf手里,她沒有辦法去打探對方的口信,只有順著項鏈才能找到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

    “好的晚姐,我這就去找人調查清楚,一旦有進展就立刻稟報過來。”

    顧晚掛斷電話后靠在椅子上放空自己,就在她迷糊之際腦袋突然靈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見她急匆匆的沖出房間跑向花房。

    傭人這才反應過來,自家女主人是終于想到被自己禍害掉的可憐花草了。

    顧晚的助理在接到命令后很快就開始展開了調查,她順著項鏈的線索慢慢的從一個個人中篩選,又找來人打入黑市去調查殺手的來歷,很快就發現了一個重要的身影。

    陳粒雯當初找上那個殺手的時候處理痕跡的手法不夠干凈,很快就讓顧晚的人發現了端倪,陳粒雯的行蹤引起了助理極大的懷疑。

    助理迫不及待就拿起手機向顧晚稟報這個好消息,“晚姐,手下人查到您被追殺的事情很有可能跟陳粒雯有關系,對方現在就住在南市的think酒店里,有人看到出事那天陳粒雯出了酒店,一直到很晚才回的酒店。”

    顧晚再一次從別人嘴里聽陳粒雯的名字,心中不免有些生氣,沒想到上次給她的教訓還是不夠狠,居然打起了其他的歪門邪道。

    “項鏈是不是她的,這個有沒有調查清楚”顧晚始終惦記著項鏈這件事情,只要能證實案發現場的項鏈的確是陳粒雯留下的,一切就好辦的多了。

    助理恭敬的回答說:“抱歉晚姐,我們還沒確定那條鉆石項鏈是不是陳粒雯本人的,但是曾經的確是買過一條相同的項鏈,這個我可以肯定的,這邊已經查到了她的購買記錄。”

    夠了,只要確定陳粒雯曾經購買過這種款式的項鏈,一切就都足夠了,至于對方到底有沒有出現在案發現場的山坡上,這些都不是任何問題了。

    顧晚這時一直壓抑的怒火才熄滅了一些,她繼續命令著助理,“你現在找人代替我去jf那里走一趟,去找那個被雇傭的殺手,無論如何都要見到這個人,聽到了沒有。”

    助理回答:“好的,晚姐我這就去安排。”

    現在項鏈的主人是誰已經十分的明了,只要能從這個被陳粒雯雇傭的殺手中套出事情的來龍去脈,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