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六百八十八章 張平安的去與留(三)

    那患者到底命不該絕,正好讓他遇到了一心想要驗證高度白酒醫用效果的孔太醫。(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當然孔太醫在看過那患者之后,心里也沒有太大的把握,他再想驗證白酒的效果也不愿意毀了他一世的英名。

    在接手這個傷患之前,孔太醫與患者家屬一一說明情況,申明只是治著試試看。

    患者家屬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突然遇到個太醫肯接手,就算孔太醫言明只是試試看,也不愿意放棄這個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機會。

    孔太醫將患者接到了孔家開的醫館,孔家老二見孔太醫將他剛剛拒之門外的患者又帶了回去,真是又急又惱,卻也莫可奈何,只是聽從孔太醫的吩咐將患者讓進了醫館內的治療室。

    孔太醫先對傷口起先常規處理,將傷口用刀劃開擠干凈膿血,然后用白酒進行數次清洗消毒,等那作品再無膿液之后,敷以大劑量的消炎藥粉進行包扎。

    等處理好傷口,坐下來開了兩個方子,一個就是蘇云朵給他的三味湯,一個是清毒消炎的藥方,將方子交給醫館的藥童,讓其按方抓藥煎煮。

    趁著藥童煎藥的空檔,孔太醫帶著徒弟按蘇云朵告知的擦浴順序,用白酒給傷患進行了一番擦浴,讓孔太醫驚喜的是,白酒擦浴的效果很好,在第一遍擦浴結束的時候,患者的體溫就開始有所下降,而此時藥童也送來了先煮好的三味湯。

    因患者仍在昏迷中,這碗三味湯是醫館的藥童和患者家屬一起硬灌下去的。

    等第二遍擦浴結束,昏迷了一整日的病人終于睜了睜,一口一口將家屬喂到嘴邊的清毒消炎的湯藥喝了下去。

    幾管齊下忙了半日一夜,到了凌晨那傷患終于緩緩退了燒,神志也恢復了清醒,傷處不再繼續化膿,甚至漸漸有了消腫的就象。

    也就是說,孔太醫的救治成功了,頻臨死亡的傷患脫離了生命危險。

    孔太醫親歷高度白酒大顯身手,有了這樣一個病例,他哪里還能忍得住,一早就抱著壇白酒趕到御書房,待圣上下了朝,就迫不及待地向圣上稟報高度白酒之醫用功效以及高度白酒的出處,方才有今日之事。”

    蘇云朵不由訝然,沒想到一向嚴謹的孔太醫居然也有這般任性的時候,不過才經手一個病例就敢向圣上稟報,實在太過令人匪夷所思。

    “不怪孔太醫如此急切,實在是咱們的這個白酒的醫用效果太過驚人,讓他恨不得馬上推廣應用!”陸瑾康似是聽到了蘇云朵的心聲,摟著蘇云朵的纖腰埋頭輕啄著蘇云朵細嫩紅潤的臉頰道。

    蘇云朵長長地嘆了口氣,將頭埋進陸瑾康的懷里,很是郁悶地說道:“咱們信任他,他倒好,都不曉得先知會一聲,就那么直接送到圣上面前,不曉得的人還以為咱們多不樂意將這白酒獻上去呢!”

    陸瑾康難得看到蘇云朵這般小心眼的模樣,自是愛得不行,將人從自己懷里挖出來,低下頭直接吻住了蘇云朵的嘴。

    一番**之后,吃飽后的陸瑾康自是心滿意足,主動請纓將找孔太醫的事攬在自己身上。

    這是蘇云朵與張平安進行溝通之后才能進行的事。

    不過陸瑾康不覺得會出什么意外,畢竟圣上既已有了主張,輕易不會改變,提純白酒的事多半是要交由太醫院主持,當然溫泉山莊出人出方子,應該能喝點湯,故而陸瑾康才覺得有可談的余地,否則他也不會那么爽快地答應蘇云朵這件事。

    張平安的想法和態度在陸瑾康的眼里不值一提,也就蘇云朵的心里有些糾結罷了。

    不過蘇云朵再郁悶和糾結,卻也是個拎得清的人,自也不會做那種陽奉陰違的事。

    從宮里回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往溫泉酒坊送信,張平安也沒敢耽擱,第二日一早就帶著連夜整理出來的提純方案匆匆進城來了。

    張平安到達鎮國公府的時候,蘇云朵正在嘯風苑的理事廳處理中饋,就讓紫月先將人帶去前院的小議事廳稍坐。

    處理好中饋,時間已過去了差不多半個時辰,蘇云朵帶著紫蘇匆匆來到小議事廳,張平安正拿著筆在紙上寫寫畫畫,見蘇云朵進來趕緊站起來給蘇云朵行禮。

    蘇云朵抬了抬手上示意張平安坐下,然后將圣上的意思轉告給張平安,最后道:“圣上雖說提議你去太醫院的作坊主持白酒提煉,卻并沒有正式拍板,是否去太醫院的作坊看你個人喜歡,不過白酒的提煉之法卻是一定要交出去的。”

    張平安聽完蘇云朵的話,幾乎沒有考慮就道:“我聽主子的!”

    蘇云朵忍住撫額的沖動,半晌方道:“我個人自是希望你留在溫泉酒坊,有你在酒坊我不但省心還十分放心,可是你不是真正的奴才,該當有更好的前途,去太醫院作坊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張平安默默地看了蘇云朵一眼,低下頭沉吟許久才道:“主子應該知道,前途于我并不重要,甚至是個累贅。我只想好好地活著,待有了條件再娶妻生子承繼香火,如此而已。”

    再次從張平安嘴里聽到這般喪氣的話,不由讓蘇云朵想起張平安在葛山村過的那些日子,心里也是唏噓不已。

    只是張平安去太醫院作坊的事主持白酒提煉的事只怕很難有轉圜的余地,于是不得不打起精神來與張平安進行耐心地溝通。

    張平安默默地坐在那里,木然地聽著蘇云朵的解釋,終于點了頭,卻也提出了他自己的條件:“既然圣上的提議,連主子都無法拒絕。那平安去太醫院的作坊就是。

    只是我并不想留在太醫院的作坊,待作坊提煉工作上了正軌,希望主子能容平安再回溫泉酒坊。比起提煉白酒,平安更喜歡釀酒。”

    張平安的話說到這個份上,蘇云朵真不好再說什么,卻也不敢直接答應他,畢竟這事得圣上點頭,她卻是無論如何不敢替圣上點這個頭的。

    張平安雖說有些失望,卻也明白這個理。

    既然圣上會召見他,那就讓他自己與圣上求這個恩典。

    蘇云朵讓張平安暫時留在鎮國公府,招來大管家特地給他安排了間帶桌椅的單間,方便他修改補充白酒提煉的規程以及相關的注意事項,靜待圣上召見。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