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克萊恩大長老

    “克萊恩大長老?!”等到對方臉上的骨甲崩飛后,哪怕是心中有幾分猜測,肖恩也忍不住驚訝出聲。(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對方不是克萊恩部落的曾經的統治者克萊恩大長老又是誰?

    沒有想到這個家伙也亡靈化了,并且隱藏在往靈魂大軍中。

    肖恩驚叫出聲的時候,克萊恩大長老明顯有所感應,目光順勢轉移了過來,里面有著掩飾不住的仇恨。

    很顯然,這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他認出了空中盤旋的驚雷金雕……

    等等!

    這個家伙還保持著神志,難道克萊恩大長老的靈魂意識并沒有被那位死亡之神抽取?

    肖恩操縱著驚雷金雕降低了高度,看得更真切。

    沒有錯,對方的面孔與克萊恩大長老如出一轍,只是變大了好幾個型號,就跟綠巨人一樣,不對,應該是黑巨人一樣。

    雙目中閃爍著普通亡靈化士兵所沒有的靈動,那是智慧的光芒。

    很顯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死亡之神將克萊恩大長老的靈魂意識保留下來了,很有可能是立一個代言人,幫助他掌控亡靈化大軍的,甚至代為指揮亡靈化大軍。

    有智慧指揮和沒有智慧智慧的亡靈化大軍,可是截然不同的兩碼事。

    可問題是,克萊恩大長老自始至終都不顯山不漏水,亡靈化大軍好像完全處于一種本能行動中,根本不像是有智慧生命指揮。

    先前自凡是出現一點指揮跡象,第一炮兵兵團的炮擊也不會這么順利。

    難道克萊恩大長老原先并沒有意識了,只是因為大量死亡術法能量的涌入,而突然覺醒了?

    還是克萊恩大長老自始至終都有意識,一切是他有意為之?

    若是前者也就罷了,若是后者的話,事情就變的比較有意思了。

    肖恩之所以產生這樣的猜測,是因為黑霧凝聚的初期,并不是往克萊恩大長老的身體中涌的,而是在空中凝聚成一團,準備不顧一切,直接往朵瑙江方向逃躥的架勢。

    由于永夜軍領的連番炮擊,不停的沖散它,讓其沒辦法凝聚成一團,給了克萊恩大長老機會,不停往自己身體中吸納死亡術法能量,他吸納的術法能量足夠多后,整團整團術法能量才往他這邊匯聚的。

    肖恩一直操縱著驚雷金雕進行高空觀察,這些異常點先前沒有注意,現在一回想,全都浮現了。

    這代表著什么?

    這代表克萊恩大長老正在與他信奉的神,爭奪能量。

    至于原因并不難猜測,先前永夜軍領對死亡之神造成連番沖擊的時候,就已經出現過類似狀況,它身體中的靈魂意識試圖造反。

    這些靈魂意識原先的主人,生前或許是死亡之神的虔誠信徒,但是不代表死后依舊是,尤其是感受到死后生活,并不像想象中的美好以后,心中那種憤怒和怨毒可想而知。

    當初有多虔誠,現在就有多憤怒。

    尤其是克萊恩部落原本的領袖克萊恩大長老,只怕悔恨更強烈。

    肖恩雖然沒有與克萊恩大長老正面接觸過,但是從對方展現出來的行為模式看來,對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愛族者,為了鱷族人不惜一切。

    站在永夜軍領的角度,他做出了錯誤選擇。

    但是站在鱷族人的角度,他做出的選擇卻不一定是錯誤的。

    畢竟永夜軍領從一開始圖謀鱷族人之心,就昭然若揭,對克萊恩大長老來說,他們就是一群圖謀不軌的入侵者,做出極端的反應,同樣也是一種愛族的表現。

    一個對整個種族都如此熱愛的人,又怎么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族人,被變成一群人不人、鬼不鬼,連自我意識都沒辦法保留下來的傀儡怪物呢?

    除非是瘋子,否則沒人能接受死亡之神,那種將人間變為死域的瘋狂理念。

    以前克萊恩大長老被死亡之神壓制著也就罷了,當有機會的時候,自然會奮起反抗。

    要是這種情況的話,克萊恩大長老主動操縱著亡靈化士兵到永夜軍領的炮口下送死也不一定,歸于寂靜的真正死亡,也好過眼前這種被人當成傀儡玩具一樣操縱的強。

    換身處置,肖恩絕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但這畢竟只是肖恩的個人推測,究竟是不是這種情況,還的問當事人才成。

    可是看克萊恩大長老的架勢,自己只怕同樣處于對方怨恨的對象中,肯定不會在這一方面跟自己做深入交流或者合作,還是按照計劃,不停削弱術法能最合算。

    只要沒有了足夠的術法能量,甭管是依附在龍骸戰艦上面的死亡之神,還是正在吸納黑霧,壯大己身,模樣朝著巨人轉變的克萊恩大長老,都得歇菜。

    根本不用肖恩提醒,鄧普斯團長已經命令第一炮兵兵團將所有炮口調轉了方向,對準正處于異變狀態的克萊恩大長老發動了集火炮擊。

    如雨般的炮彈,帶著尖嘯砸了下來,劇烈的爆炸此起彼伏,瞬間變將克萊恩大長老的身影淹沒。

    就像漏斗一樣,向下涌動的黑霧猛然一滯,就像是被人按了暫停鍵一樣,然后再次變成了先前那種往球形方向凝聚的樣子。

    “停止炮擊!”鄧普斯團長高聲命令道。

    無論是第一兵團的炮兵,還是第三集團軍的士兵,一個個都伸長了脖子,望著克萊恩大長老先前所在的方向,都想看看這個怪物究竟是生是死。

    這個家伙的詭異程度,已經完全打碎了他們的認知。

    虧得永夜軍領軍紀嚴明,這些年來在術法方面的研究突飛猛進,已經讓他們充分認識和感受到了術法能量的神奇,承受能力遠在普通人之上,否則僅憑對方展現出來的這種詭異情形,就會讓他們崩潰逃散。

    這個時候黑火藥的缺點暴露出來了,炮擊過程中產生的大量黑煙籠罩了大半個戰場,尤其是剛剛炮擊的地方,黑煙更濃郁,并伴隨著熊熊烈火。

    別說是目光被連綿不斷地震帶遮擋大半的第三集團軍,就算是陣地設在小高地上的第一炮兵兵團,一時半會也沒辦法觀察被炮擊目標的死活。

    就在眾人翹首以盼的時候,克萊恩大長老剛剛所處位置,狂風大起,不僅黑煙被吹散了大半,同時還讓火焰憑空高了三尺,同樣在幫忙驅趕著黑煙。

    出現這種情況,當然不是老天爺好心幫忙,而是永夜軍領的領主肖恩,正操縱著驚雷金雕施展術法,驅散黑煙。

    很快場中的情形再次露了出來,場中的情形讓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數十枚迫擊炮炮彈同時砸在數十米空間,形成的殺傷力不可謂不可強悍。

    克萊恩大長老先前所站的地方,生生的被炸出了一個數米深大坑。

    這種情況下,克萊恩大長老竟然沒有死。

    不過模樣也好不到哪里去,已經不是血肉模糊那么簡單,而是基本不成人形,就像一個黑色大肉團。

    別說是普通人,就算是換成以**恢復能力強悍著稱的冠軍騎士,這種情況下,也一準死翹翹,包括那些擁有類似不死之軀的亡靈化士兵們。

    但是克萊恩大長老顯然沒辦法用常理衡量,尤其是吸收了大量死亡術法能量的情況下。

    在陣陣讓人牙酸的骨骼脆響中,那個已經沒有了人型的黑色大肉團,就像一塊橡皮泥一樣,在一只無形大手的揉捏下,正在一點一點的隆起,先是腦袋,然后是雙手,雙腳,凸起的肌肉塊……

    黑色肉團上面率先冒出來的腦袋,扭曲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望向了第一炮兵兵團所在的高地,雙目中蘊藏的怒火,即便是隔著上千米,望眼鏡后面的鄧普斯團長也清晰的感受到。

    “那個怪物會不會沖著咱們來?”鄧普斯團長身邊的貝克大匠,同樣放下了手中的望眼鏡,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

    心中忍不住一陣呻吟,他們究竟是面對的什么怪物?

    前面那個家伙帶著一艘上百噸重的戰艦滿世界跑,又是冰上,又是陸上,冰封的近米厚的冰層,在他的面前,就跟豆腐一樣,想怎么切就怎么切,讓這些性情耿直的大匠,一度以為,冰凍彈制造出來的冰凍效果比普通冰層要差。

    過達倫河的時候,特意去看了一看,結果鋒利無比的工兵鏟,敲在上面,就跟敲鋼鐵一樣,連崩下來的碎屑都不多。

    里面融入了大量術法能量的冰,遠要比零下二三十度結出來的冰硬度還高。

    不是他們的火炮威力太小,仰或是特種炮彈的威力太弱,而是他們面對的敵人太過妖孽。

    那位死亡之神如此恐怖,他們認了,畢竟是一個在地下埋了不知道多少年、籌劃了不知道多少年,有膽量自封為神的古老存在,擁有這種超出常人的大恐怖,并不值得太奇怪。

    但是一個鱷族人轉變的亡靈化士兵,也變得如此強大、如此匪夷所思,就讓他們有點接受無能了,這個世界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世界嗎?

    鄧普斯團長并沒有直接回答貝克大匠,而是陰沉著臉道:“來人,將大匠閣下帶下陣地。”

    “你干什么?我只是問問,又不是怕了……”貝克大匠一開始誤會了什么,然后猛然明白了,鄧普斯團長這是用實際行動回答了他剛剛的問題。

    對方不僅有可能沖擊第一炮兵兵團的炮兵陣地,鄧普斯團長還沒信心能扛得住。

    話說回來,面對這么一個大半個炮兵兵團一輪集火都沒有干掉的恐怖敵人,無論是換成誰,心中也沒有底。

    心中有了明悟的貝克大匠停止了掙扎,在兩名士兵的護送下,匆匆離開了。

    并不是他怕死,而是他非常清楚,自己繼續停留在這里,不僅不會提供幫助,一旦發生沖突,反而會成為累贅,第一炮兵兵團的士兵們,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守護他。

    作為科研人員,就應該有作為科研人員的自覺,他在科研室、在工廠中的作用,遠遠高過在戰場上。

    臨走之前,貝克大匠鄭重其事的向鄧普斯團長承諾道:“等我回火器局后,一定會研究出威力更強大的炮彈,爭取下一次再對上這種敵人,不如此被動。”

    “我相信你。”鄧普斯團長絲毫不質疑貝克大匠的能力。

    還沒等到貝克大匠走遠,鄧普斯團長便下達了新的命令,“集火炮擊,放!”

    數十枚迫擊炮彈再次破空,向正處于恢復狀態的黑色肉團砸了過去。

    克萊恩大長老這一次顯然知道這種攻擊的威力了,哪里還敢再硬抗一輪,自己現在的能力妖孽,那完全是靠消耗大量死亡術法能量支撐起來的。

    這種死亡術法能量可不是無窮無盡的。

    吼!

    克萊恩大長老發出了一聲并不比炮擊弱多少的吼聲,那個黑色肉團猛然彈跳而起,生生的躥出了十幾米。

    轟!轟!轟!

    第二炮兵團的第二波炮擊這個時候才到。

    又是一陣轟天巨響,烈火猛躥、濃煙滾滾、土石亂飛。

    已經重新見到人型的克萊恩大長老,借助爆炸沖擊力,從爆炸的最中心脫離了出來。

    吼!

    模樣殘缺的克萊恩大長老,再一次發出了仰天怒吼,半空中快要凝聚成一團的黑霧,再次受到了他的吸引,向他涌了過來。

    這一次他可沒有傻乎乎的待在原地,而是向第一炮兵兵團的炮兵陣地沖了過來,速度雖然不是特別快,但是想憑火炮擊中他的幾率微乎其微。

    而他身后又無數黑霧相隨,所以即便是單槍匹馬,引動的聲勢卻非常駭人,就連作為永夜軍領精銳中精銳的第一炮兵兵團,也出現了一陣騷亂,很多士兵情不自禁的放慢了手中的工作,有的甚至站起了身。

    永夜軍領嚴苛的軍紀和心中的責任,壓著他們自身產生的恐懼,沒讓他們拔腿就跑。

    永夜士兵也是人,自然也會產生恐懼。

    尤其是面對克萊恩大長老這種非人敵人的時候。

    先前炮擊死亡之神的時候,其表現出來的妖孽程度遠在克萊恩大長老之上,但是其能力主要在逃跑上面,又是依托戰艦,能夠直接威脅到他們的幾率十分小。

    這一次就不一樣了,克萊恩大長老可以直接沖入他們的陣地中肆虐。

    雖然只有一個人,這種怎么殺都殺不死的不死怪物,能當成一個人對待嗎?

    “不準亂,覆蓋式炮擊!”鄧普斯團長一邊下達新命令,一邊高聲道,“護衛營,向我集結組成防御陣。”

    一群手持軍刀塔盾的永夜士兵,從那些炮兵身后涌了出來,數量雖然不多,但是質量是一頂一的,最低也是擁有戰技的騎士。

    冠軍騎士和大騎士這種突破極限的士兵存在,讓炮兵們不能輕易放單,一旦受到針對性對待,可就歇菜了。

    尤其是第一炮兵兵團和第二炮兵兵團,這種比較極端的獨立炮兵兵團,自然要配備專門的近戰防御力量。

    為的便是應付眼前這種狀況。

    “所有大騎士,跟我走!”不遠處的埃里克森元帥同樣也做出了反應,伴隨著高聲命令道,一馬當先的往炮兵陣地沖了過來。

    第三集團軍中的中堅力量響應了自己最高統帥的號召,從軍陣中沖了出來。

    第一炮兵兵團的炮擊自始至終都沒有斷過,但是造成的殺傷,越來越小。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