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一十六章 晝年

    小瞧副本boss,這是她的失誤。(m.k6uk.com手機閱讀)

    甩開楚瀾,自己中了boss的招,則是第二個失誤。

    “瀾,你沒看到和你長得一樣的人嗎?”

    蘇殷詢問楚瀾找到她的經過,試圖發現他也同樣被騙,來尋求心理上的平衡,證明自己栽得不那么難看,只是boss套路太深。

    “沒有,我看見的都是你。”楚瀾淡定揭開副本boss的計倆說“應該是變幻出隊友形象,迷惑玩家。”

    “都?”蘇殷注意到楚瀾的用詞,她驚訝地問“你看見我了?還有很多個?”

    楚瀾如實道“一路走來大概十幾個。”

    蘇殷目瞪口呆,徹底抑郁了。

    這邊她試圖阻止楚瀾見記憶一個,就經歷了雨中求生、變成蝴蝶,等一系列磨難,結果另一邊楚瀾卻見了十幾個她。

    好虧得樣子。

    但蘇殷仍感覺很奇怪,若真是boss用隊友來迷惑玩家,她看到的該是楚瀾才對,為何偏偏是記憶?

    或許單看相貌,記憶與她并無二異,蘇殷卻分得清,她見的,絕不是根據現在的她仿制成的幻象。那人看起來更接近她初來游戲世界時見的記憶。

    之后和楚瀾比對細節,果然楚瀾見到的也全部是那個記憶精。

    這時副本尚未提示通關,表明后續仍有boss。副本的游戲還在繼續,蘇殷兩人走出去沒多久,便再一次遇見記憶。

    “我們見鬼了。”蘇殷重新下了定論。

    周圍好像一片湖水,漫天星光,大地無垠,岸邊銀白色的石子中泛著些許金色光澤。

    記憶站在岸上,衣裙滴答答地流著水,長發披散,尤其駭人。

    蘇殷冷靜地分析,“瀾,你說她會不會記恨上次被我掐死,又沖下水道里去的事……”

    不然找不出第二個理由解釋,為什么每次記憶出現都像是水鬼,且剛從湖里撈起來的一樣?

    雖然第一次見時,正下著雨,第二次又是在湖邊,都有她弄濕的外在因素,這也太巧了。

    記憶站得地方十分刻意,有針對的嫌疑。

    蘇殷問楚瀾他前面見到的記憶,是不是也是這樣水鬼式兒的?

    楚瀾說“不是。”略微停頓,他問蘇殷“你把她沖哪里去了?”

    蘇殷“……”

    第一次坦白記憶的去向,楚瀾盯著她看了許久。最后被蘇殷理直氣壯地一眼橫過去,以一句“我的記憶我愛丟哪里丟哪里”結束話題。

    副本沒有等級介紹,根據副本進入規則,兩人組隊,以蘇殷的低等級為準,不會超出50級。

    記憶出現,宛如靈異現場。

    任蘇殷上個校園世界里見過不少鬼,有了一定的膽量,面對一個有著新仇舊怨的記憶鬼,底氣也稍顯不足。

    無冤無仇的鬼,和她親手沖進下水道去的鬼,自不可同日而語。

    楚瀾見證了蘇殷由大膽變慫的全過程,問她,“你剛剛不是自己一個人就追上去了嗎?”

    “不一樣,方才只有一個,現在你告訴我已經看到了很多,說明她有分身,這種隨處可見,還神出鬼沒的東西,我怎么知道她會不會從背后鉆出來嚇我?突然被的長發女人貼背,多嚇人!”

    蘇殷為避免被貼背,做足了防御措施,此刻她人走前面,背靠楚瀾,幾乎半鉆進楚瀾懷里,后背緊貼沒有留出絲毫的間隙。

    楚瀾低頭望見她的頭頂。雖不認同她奇怪的恐怖點,卻很樂意兩人無限貼近的姿勢。

    至少人在眼皮底下,也免得她又悄悄走丟,變成蝴蝶……

    游戲系統為除掉楚瀾,接連幾日想方設法增強全民戰斗力,不光神級裝備批量掉落,系統商城都史無前例的搞起促銷,打八八折。

    系統之心昭然若揭,頗有點無所不用其極,急了,想跳墻的意思。

    所以現在系統特地衍生出一個高難度、等級未知的副本,完全有可能。

    可系統放記憶在副本里,又是什么用意呢?

    蘇殷百思不得其解,懷疑系統窺探到了記憶和楚瀾的過往,打算利用破壞她和楚瀾的感情,從而瓦解楚瀾心理防線,達到殺人的目的。

    威脅了楚瀾不準對她的記憶有什么想法之后,蘇殷走過去拍散了湖邊的記憶,確認這并非水鬼,其實是影像。

    被拍散的影像,重新出現,記憶仍然一副水鬼模樣,蘇殷放棄掙扎,忽然湖中有東西動了起來。

    楚瀾拉住蘇殷,“是副本劇情。”

    蘇殷聞言松了一口氣,不用再小心提防貼背。

    副本劇情與全息沉浸式投影類似,很多副本里都有。

    劇情npc演上一段內容提要,讓玩家們充分了解副本前世今生的背景,乃至boss的恩怨情仇,隨后才好攻略。

    許多攻略的線索便隱藏在劇情之中。

    之后,蘇殷和楚瀾立在岸邊,撐起一把道具傘,防御湖里不時掀過來的滔天巨浪,看完了抓魚、烤魚的全過程。

    魚非常大,記憶幾次下水,才從湖里把魚拖出來。那魚一身銀白色,猶如月光,唯有中心一道金線貫穿魚身,從魚頭至魚尾,仿佛緩緩流動著的太陽精華……一看就很好吃。

    “我覺得她手藝很差,烤不出魚的精髓。”蘇殷眼饞著那條魚,明確的表達出了,魚種很稀奇,她想嘗嘗看的念頭。

    并對投影中記憶的烤魚技術十分嫌棄,一看記憶那粗略的手法,就和她半斤八兩,完全不及楚瀾萬一。

    魚還是瀾烤得好吃。

    旁邊的楚瀾,卻在看清那條魚后,皺起了眉頭。

    永恒界曾經有一個晝年湖。平靜的湖水孕育出紀年,萬千世界的時間法度皆出于此,億億年永恒不變。

    后來時間執行者誕生其中,看管此湖,湖水才有了新的名字時間。

    所以不論是很久之前的晝年湖,還是后面的時間湖,湖里都沒有任何生物,唯一的活物大概就是時間執行者了。

    楚瀾回想他見過的時間執行者,又看了看即將被架上烤架的銀色金線的魚,緘默不語,若有所思。

    這時,蘇殷正對著記憶的烤魚垂涎,她說“等一會兒劇情演完,我們去找找這湖,魚看起來很不錯。但她都沒有收拾一下,也沒有去除內臟,直接活烤,我覺得這樣不能吃。就算魚的品種奇特,很干凈,我感覺中間那條金色的腸子還是要抽掉才行……”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

    喜歡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請大家收藏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更新速度最快。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