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298章 夸她!(求月票啊啊月票)

    她一開始就見過這死胖子,也知道這一波千團大戰的源頭就是這死胖子給鬼河童,卻也不確定他真正的來頭。(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原來定位是修真世家,但看他身邊那老頭面對詹游而不怵的碉堡氣場,貌似來頭也很大。

    “不是修真世家。”狐思宇說。

    秦魚等人疑惑,不是還這么囂張?

    狐思宇幽幽嘆氣。

    “他爹是飛升仙人,親哥親姐都在a-28修真小位面里面的一些最強宗門為嫡傳弟子。”

    秦魚:“....”

    真是活久見,一個個都是太子黨啊。

    秦魚轉頭問了黃金壁。

    “這死胖子跟雪意拂泫是最牛逼了的嗎?還有誰你給我羅列一個名單,我繞著走。”

    做人要謹慎啊,這些太子黨千萬不要惹。

    這兩個不算最厲害的。

    那個野滅羅來頭更大,也更危險,你日后多注意些。

    秦魚扶額:“就不能來點草根絲勵志類的?難怪階級對立這么厲害,這是被世族包辦了啊。”

    世族的源頭本來就是最初的草根,人家爹媽祖宗努力,后代受惠也沒錯,難道人家攢了資源還給別人家的娃兒用?而且強者越強,血脈越強,子嗣天賦好的可能性遠遠高于一般人,這也是基因學跟概率學,你估計比我懂,所以我就不多說了。

    至于你說被世族包辦也不盡然。

    第二的上官素就不是,而第四的詹游其實也都不是世族出身。

    秦魚:“奧,不是世族啊,那可以招惹。”

    黃金壁無語,深刻懷疑這廝只是想確定詹游的危險性。

    既然不是世族,不會打一個來一窩,那就好處理了。

    首先,他們得先來算算錢。

    秦魚等人離開了,而軒羅白則是在詹游等人復雜又厭憎的目光下哼哼哼,后者不敢直接對他動手,只能悻悻離開,倒是那鬼河童陰森森看了軒羅白一會。

    軒羅白內心有些怵這個人,但....他朝鬼河童做了一個鬼臉。

    眾人:都是太子黨,為什么差距這么大,走的完全不是一個畫風。

    秦魚:可能是因為那位仙人老爹跟老婆那啥啥繁衍后代的時候把智商屬性都分完了,輪到幺子的時候智商欠費。

    輝煌大斗場的休息廳包廂里,秦魚把賬戶頁面上留有126000星的光盤放在桌子上。

    “看一眼記一下,等下就會分給你們。”

    這個數目絕對是讓人心驚膽戰。

    但沒想到最不淡定的是大老板狐思宇。

    他伸手摸了下上的數字,在秦魚詭異的目光下不自在了下,收回手,淡淡道:“開店這么多年,賬目上還沒高于過五位數,這陡然見到六位數的,實在有點雞凍,見笑了。”

    優雅清冷的客氣話而已。

    然鵝其余五人竟然都笑了,連先知都莞爾。

    狐思宇郁卒,只能以沉默保持逼格。

    秦魚拿了光盤,用子賬戶分輸給眾人。

    驟然拿到這么大一筆錢....

    蕭庭韻:“我應得4000星,為何是7000星?”

    妃鳶:“對啊,我的怎么是14000星!應該是8000星啊,是四倍賠率...”

    狐思宇、虬髯跟先知都沉默了。

    虬髯先開口:“我們三人拿的都是5000星,本來都拿的四倍賠率,但現在都到了七倍,為什么?”

    狐思宇若有所思:“你不會是自己割肉養肥我們吧?莫非是養豬?”

    先知不語,因為她也想不到秦魚是個什么操作,但有預感可能這個賠率不是按這一個賭盤定的。

    狐思宇其實思維很快,畢竟是老板思維,立馬就想到了,“你是不是用這筆錢投了其他的...”

    蕭庭韻:“如果只是我們這一場賭局,那就是下注,而不是炒股,既是炒股...恐怕多有涉獵,而且賠率比我們這一盤更高。”

    秦魚朝蕭庭韻笑了下。

    “我可沒說只下這一盤啊。”

    “其他不可以下嗎?你們沒說過吧。”

    眾人:“...”

    自己這一盤有把握就算了,她憑什么就篤定其他盤也...

    “首先,我們要確定自己并不是多特殊的人物,我們這一盤,充其量算噱頭比較大,能吸引的賭資更多,而手段這種東西,是可以通用的。”

    秦魚慢條斯理,狐思宇頓時了然,“你的意思是,他們今日用來對付我們的手段,在其他斗局上也用上了?”

    其實秦魚不用回答,其他人就已經確定了。

    “因為你知道這種手段,所以特意去查對方在后期添加了的一些人員,從中看出對方的實力,以確定哪邊會贏,這才下注。”

    先知瞧著秦魚,“我知道你眼力毒辣,辨析人才是一流,畢竟連耶格的隱藏也沒逃過你的眼,但在此基礎上,恐怕還得有多a榜高手的資料了然于心才能從中比對吧。”

    秦魚點點頭,“嗯,a級天選大部分人的數據我都背下來了。”

    五人靜默了下,半響,虬髯才悶悶說:“你以前就有這習慣?”

    不對啊,他記得她一直很忙,根本沒有時間去記這些事情,之前還對這些人不是很了解的樣子。

    秦魚:“沒啊,我沒事去記他們做什么,當然是有事才記。”

    也就說,她是參加比斗這幾天才開始去記的上百捐客的用處。

    眾人都想起捐客團了。

    難怪,難怪她忽然召集這么多捐客,恐怕就是收攏情報數據。

    蕭庭韻:“所謂有事,就是有利益才行。”

    秦魚微笑:“你別夸我。”

    蕭庭韻也微笑:“嗯,難道不夸你,你就會變得不那么優秀嗎?”

    這句話已經很夸了。

    先知等人笑了,虬髯摸著自己賬戶上的數值,低啞著說:“就算沒有肥貓貓,我也愿意跟你混。”

    我特么真是謝謝你了。

    秦魚撇嘴,“錢算完了,晚點再等莊家賭盤那邊的分成就好了。”

    眾人靜了下。

    搞了人家那么大一波,還打算拿人家的分成?

    “為什么不拿?我們是勝利一方好不好,必然要得勝方分成啊,這是有輝煌大斗場規則保護的。”

    秦魚神態自然,“就算他們的財務崩盤,這錢也得給,否則就等著被大斗場懲戒吧。”

    儼然一副我們是被社會主義跟黨和國家保護的正經群體,絕對擁護合理利益。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