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wkwbzx.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418章? 沐瑩

    見此沐瑩從石門旁退開,那秦海和李在鶴一起上前詢問起來。(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沐道友,里面情況如何?”

    “死了!那家伙身首已經兩處了!”

    沐瑩語氣很是冰冷。

    聽到這話,場中眾人頓時大喜。

    “哈哈!!還真的死了,那就太好了。哼!姓夜的那個家伙,他想一個人獨吞三枚道果,那就該被碎尸萬段!”

    此刻,眾人也都相信敖天齊已經死了,沒有人懷疑。

    若說一個人有可能看錯,但二個人就不可能看錯了。

    既然席項南和沐瑩都見到敖天齊死在里面了,那事實也該如此了。

    人群中,要數溫煦最為得意。

    只見此刻,他神色傲然地看向沐瑩,譏笑道:“沐道友,現在知道溫某得話沒有說錯吧?”

    聞言,沐瑩臉色有些難看,神情有些尷尬道:“不錯!這次是溫道友說對了,確實是小女子高看那個夜御龍了。”

    聽到這話,溫煦頓時大為得意笑起來。

    “哈哈!!沐道友這話倒是沒說錯,那夜御龍也不過如此。既然那夜御龍死了,本座也想看他死后的慘狀。”

    說完同時,溫煦大步向石門走去,他也想看看密室的敖天齊死得有多慘。

    其實,密室外面的人不知道得是,當沐瑩看完密室內的慘狀后,密室內就發現了一樣詭異的事。

    那原本已經死去的尸身和頭顱,竟同時活了過去來。

    只見那尸身從血池抽出了上半身。

    頭顱也自動浮上來,下面還連著一個完成的尸體。

    原來那尸身是附神傀儡假扮的。

    附神傀儡將上半身浸泡在血池中,自然看不到頭顱。

    而敖天齊將自己的身體浸泡在血池中,只將一個頭顱放在外面,假裝被砍下來的頭顱。

    這樣一來,外人看去,就像尸體和頭顱分開了一般,自然會想到尸首分離,那自然就是死了。

    只是席項南和沐瑩都沒想到敖天齊是在裝死,因為他們都不知道,敖天齊還有一具傀儡魂器。

    卻說沐瑩一離開石門,敖天齊就從血池中爬出,立即悄聲潛伏到石門后面。

    與此同時,石門外的溫煦一臉得意走到石門前,瞇著眼睛向里面瞧去。

    此刻,溫煦只想親眼見證一下自己英明的推斷,心中沒有絲毫防備。

    因為在他前面,席項南和沐瑩都見證了結果,不用再去懷疑。

    可是任誰都沒想到,就在溫煦瞇著眼睛剛往里面瞧時,一道等待已久的破滅神光就激射而出。

    那溫煦還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當場穿透腦袋而死。

    這一幕,頓時讓全場震驚。

    大家頓時都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事實。

    片刻后,席項南首先醒悟,對著密室憤怒地嘶吼:“夜御龍,你沒死?!”

    “席項南,你以為我會那么容易死嗎?對了,夜某還要感謝你的極品靈晶,哈哈!!”

    密室內,傳出敖天齊得意地大笑一聲。

    又殺了一人,敖天齊心情自然很不錯。

    石門外,眾人聽到敖天齊的聲音頓時驚怒交加,尤其是席項南更是氣得直想暴跳,卻又無可奈何。

    這時,那一直沉默不語的魏元忠冷笑道:“席項南,沐瑩,你們不是說這姓夜的死了嗎?”

    聽到這話,席項南和沐瑩都是一臉的尷尬。

    當下,席項南苦笑道:“這的確是席某的失誤。席某也沒料到,那夜御龍竟會如此狡猾,卻也因此害得溫道友丟了性命。不過,席某先前確實看到那姓夜的是身首兩處,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錯!小女子看到的也是這樣的場景。小女子也實在想不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假象?”

    “各位,老夫覺得現在沒有再討論這個問題的必要的了。”

    那李在鶴清咳了一聲,站了出來,繼續道:“各位,不管先前是怎么回事。事實只有一個,那夜御龍沒有死,三顆道果都在他手中。此刻我們不必再多討論什么,大家一起抓緊時間破門進去,殺了他,搶走他身上的道果就是。”

    秦海當即附和:“不錯!李老哥一語中的。我們還是抓緊時間破門,免得夜長夢多。”

    “說得不錯,大家趕緊一起動手,破開石門,殺了那姓夜的。”

    眾人頓時達成一致的意見,就要開始破開石門。

    卻在這時,那魏元忠突然干笑道:“嘿嘿!既然人已經死,那東西便是無主之物,老夫先取一部分。”

    話音一落,那魏元忠就向不遠處的溫煦的尸體隔空一抓,就拉近自己身前。

    他竟要將溫煦身上的東西據為已有。

    見此,那席項南首先反應過來,連忙隔空一抓,將蕭千絕的尸體也抓到自己身邊,開始收拾尸體身上的物品。

    沐瑩三人見此,眼中都流露出一絲復雜的神色。

    不過,他們三人都沒有上去爭搶。

    因為魏元忠和席項南的實力都太強,就算他們三人聯手去搶,也不一定能占到什么便宜。

    況且,他們最終的目的是為了道果,自然不能在這個時候和魏元忠二人翻臉。

    就在密室外商議著破門時。

    密室內,敖天齊也展開了自己的計劃。

    只見敖天齊首先在密室中施展了霧隱術,讓整個密室都充滿霧氣,這樣外面的人再也難看到里面的情況。

    做完這些,敖天齊就立即回到祭壇中,收起那枚金系道果。

    隨后,敖天齊解體放出球球,也將附身傀儡召喚到祭壇上。

    而這一切,都有濃霧遮掩,外面的人是不知道濃霧中有球球和附神傀儡的存在。

    其實,自始自終,外面的人都還沒弄清楚敖天齊真正的實力,這對敖天齊也是有利的。

    濃霧中,敖天齊盤膝坐在祭壇中央,心中分析著眼前的形勢。

    “想不到戰神前輩會以這種方式,讓我去通過這一關。不知道是戰神前輩太看得起我了,還是我本身的資質不夠高呢?哎!不管怎么說,眼下是要想辦法通過這一場的考核。戰神前輩給我的時間是十天。可以我的實力,就算有球球和附神傀儡相助,聯手起來也對付不了席項南,更不用說魏元忠了。”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